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历史解密 >

古代的美男子盘点——公子如玉难自弃

2017-10-26 11:21来源:通历史网
    古代虽没有帅哥选拔赛,却有一箩筐的帅哥与俊男,只是美男的标准与今天稍有出入。谁是古代万人迷?古人的美男标准又与今天有何差别?
    谈起古代美男子,不能不从已成为中国美男子代称的「潘安」说起。君不见,时序虽已进入第三个千禧年,网站上风流男子对众家网友自我介绍,总不免还说自己是「潘安再世」;客气的就说自己虽非「貌比潘安」,外型也还过得去。
古代美男子
    生于乱世的古代美男
    像《世说新语》特辟一篇〈容止篇〉来标举各种男性容貌的古代典籍,「在中国恐怕只此一本了!」台大中文系教授张蓓蓓表示,魏晋时期正如今天,进入一个解构的时代,汉朝四百年的秩序一夕崩解,各种惊世骇俗的现象出现,当时品评人物的眼光非常开放多元。
    另一则形容男人面色白晰的故事,更不知可以羡煞多少勤于敷脸的现代男女!话说何宴仪容俊美,面色极为白净,魏文帝怀疑他擦了粉,趁着炎日当头,赐了一碗热汤给他,这位真金不怕火炼的美男子,喝了热汤,举起红色的衣袖拭汗,脸色反而衬得更加白晰光亮。
    事实上,影响中国人最深的儒家承认「色」的客观存在,认为好色是人的本性或本能,并不正面否定,只是要人也能「好德如好色」。古代两性间的「观看权」看来也颇为公平。传达周代社会风气的《诗经》中,许多当时的民间歌谣就都大方、正面的肯定「男色」。
    面如敷粉、眼如点漆的美丽男子虽让人称羡,但如果只有纯粹的外在美,却很容易掉落被玩弄的命运。中国文献中的美男子,就有许多属于帝王后妃玩赏的「面首」。
    中国人又特别讲究「气质」,认为人天生气质的不同,得到的秉赋也不同,气质更会显现于外在形貌,因此可以由人外面的样子看出里面的内容,所谓互为表里,有才气的人,外表一定也鹤立鸡群。《世说新语》里,让古曲〈广陵散〉成为绝响的嵇康「龙章凤姿」、「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出身名门世家的夏侯玄如「玉树临风」,暗示的其实都是可以由人的外貌看出才气的深浅,讲的是内、外兼具的整体风采。
    「才是盟主,学是辅佐」,张蓓蓓指出,魏晋名士为了具有才性,拚命努力学习琴棋书画、诗书礼乐,他们以才气作为人生追求,从中得到自我满足,只怕自己堕入俗知俗见。当时有句名言是「庸神而宅伟干,不成令器」,人徒有漂亮躯干,却庸俗不堪,是无法成气候的。总说一句,魏晋的男性美,要美的不俗气!
    各个时代受其文化空气影响,男性美的侧重点各有不同。有别于魏晋的风雅,由于李唐皇家都是胡人,吸收胡人文化,唐代引领风骚的男子,都是身材高大魁梧、肩宽体阔、四肢发达,这些猛男大丈夫,骑马射箭,拳击舞剑,样样精通。由唐宋人物画也可以看出来,当时人们喜欢留胡须的中年男子,社会上也流行留浓密的胡须、颊髯,认为这样才够性感。
    随着明、清对女性的塑造是恹恹成病、多愁善感、文雅娇弱,清代对女性美的理想,同样投射在男性美身上。
    今天,小编就盘点中国十大美男,供各位看官养眼。有坊间第一美男潘安,师承屈原的宋玉,山有扶苏,隰有荷华的子都,因帅得国的宋文公,广陵绝响的嵇康,被时人看杀的卫玠,第一男后的韩子高,骁勇善战的兰陵王,沦为男宠的慕容冲,三朝国丈的独孤信。
    潘安:掷果盈车潘才如江的西晋檀郎
    潘岳,就是人所周知的潘安,西晋时人,表字安仁,小字檀奴。其人“姿容既好,神情亦佳”。
    潘安出身儒学世家。少年时,随父宦游河南、山东、河北,青年时期就读洛阳太学,二十余岁入仕,供职权臣贾充幕府,后历任京官,因作赋颂扬晋武帝躬耕藉田显露才华被当权者左迁河阳县令(今洛阳吉利区),潘岳负其才而郁郁不得志。
潘安
    当时任尚书仆射山涛、领吏部王济、裴楷等受宠,潘岳很憎恨他们,于是在宫殿大门柱子上写下歌谣:"阁道东,有大牛。王济鞅,裴楷鞧,和峤刺促不得休。"又被左迁离洛阳更远的怀县做县令。潘岳做得有声有色、政绩斐然,朝廷提拔他到京城做财政部官员,后来因为犯事被免职,不久被太傅杨骏引入门下做了太傅主簿。
    后来太傅杨骏被害夷三族,潘安作为幕僚也在被诛之列,幸亏当时他公事在外又有当权者、楚王的心腹、他的好友公孙弘替他说话(潘岳曾在他贫困潦倒时帮助过他),他被调往长安做县令,因为母亲生病辞官奉养,在此期间与好友石崇附会贾充外孙贾谧,之后升迁做了黄门侍郎,贾谧开阁延宾,召集天下文士潘安、石崇、陆机、左思、刘琨等二十四人,因文采盖世被称为"鲁公二十四友"。他们经常活跃在巨富石崇的金谷园里,因此也被称为"金谷二十四友"。贾谧"晋书断限"的功劳是潘安出的主意,潘安的母亲经常劝他不要趋附不已,他虽然口头受教,实际上却愈发不知足,始终改不掉。
    之后赵王司马伦囚禁晋惠帝自立为帝,他的亲信孙秀当上了宰相。原来当初孙秀不过是个下人小吏,潘岳的父亲曾经做过他的上司,当时潘岳因为看不惯孙秀为人狡黠经常鞭挞他,如今孙秀得势遂罗织罪名说他和石崇要和某王爷一起造反,于是他和石崇等人被诛灭三族,当初孙秀当上宰相,潘岳在朝堂上遇见他,问道:"孙令犹忆畴昔周旋不"(孙令还记得当初吗)孙秀回答:"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潘岳于是自知不免。当初被收押,石崇和他都不知道对方也在其中,石崇已经送往刑场,潘岳后至,石崇对他说:"安仁,怎么你也来了!"潘岳回答道:"可谓白首同所归。"潘岳《金谷诗》云:"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本意是说两人关系很铁,老了还在一起玩,谁知到竟然成了他们死亡的预言。潘岳的母亲及兄侍御史潘释、弟燕令潘豹、司徒掾潘据、潘诜,兄弟之子,已经出门的闺女,无长幼一时被害,唯潘释的儿子潘伯武逃难得免。而潘豹的闺女与其母相抱号呼不可解,于是被赦免。
    潘岳年轻时,坐车到洛阳城外游玩,当时不少妙龄姑娘见了他,都会怦然心动给他一个“回头率”,有的甚至忘情地跟着他走。因此常吓得潘安不敢出门。有的怀春少女难以亲近他,就用水果来投掷他,每每满载而归,于是民间就有了“掷果盈车”之说。以至后世文学中“檀奴”或“檀郎”也成了俊美情郎的代名词。
    有个叫张孟阳的相貌奇丑,也学着潘岳的样子去郊游,但每次出门,妇人就往他车上吐唾沫,扔石头,石头倒也满载而归。典型的男性版东施效颦!

下一个古代美男子:宋玉: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的楚国辞赋家!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