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一家之言 >

夏朝之前还有一个“虞朝”是真的吗?

2017-10-26 14:02来源:通历史网
    唐朝和虞朝,唐朝更像是奴隶制王朝的前奏,而其制度的成熟阶段是在虞舜统治时期完成的。因此,笔者认为有虞氏部落是踩在唐的努力之上将部落首领统治的系统完善到了一个王朝的程度。我们可以将尧建立的“唐”看作是“唐朝”,但究其对夏、商等王朝的影响,显然更需要重点讨论的是虞朝。我在此也将虞朝看作是中国历史的第一个朝代。
虞朝
    可惜,无论唐朝还是虞朝,其存在与影响力都被弱化了。夏朝的存在都存疑,更别说更早的唐尧虞舜了。虞朝,以及更早的唐朝,被后世升格为了神话,其实实在在的成果化作影子,匍匐在了历史巨人的脚下。
    本文就通过影子,通过王朝的影子,将其本体勾勒出来。
    第一章 尧挚争权
    尧的政权,建立在他哥哥失败的政治生涯之上。
    我们常把尧看作是禅让制的先河,他是历史上第一个被详细记载了如何相中继承人,又将大权让出的君主。他也因此成为后世君王心中的偶像。后世如王莽、曹丕、司马炎之流在篡权夺位之前通常要假惺惺地将这个过程演一演。
    当然了,我们不会认为刘婴、刘协曹奂是心甘情愿地将皇位交给上面那三位,也不会轻易相信历史上真有高尚到会把王权让出去的人。
    因为一旦拥有了权力,权力就成了你生命的必需品。失去权力,意味着死。
    我问你,你愿意为了道德与信念将自己所有财产放弃掉吗?文艺青年会说,能。
    我问你,你愿意为了道德与信念将自己的生命放弃掉吗?最坚定的信仰者或许都会说,我得想一想。
    这就是自古以来“禅让制”备受质疑的原因。
    我们先来看看今天的主角,挚。
    挚是帝喾的长子。与尧同父异母。关于帝喾的女人们和儿子们,在古籍中是有记载的。
    帝喾卜其四妃之子,而皆有天下。上妃,有邰氏之女也,曰姜嫄氏 ,产后稷 ;次妃,有娀氏之女也,曰简狄氏 ,产卨;次妃,曰陈丰氏 ,产帝尧 ;次妃,曰娵訾氏 ,产帝挚。——《大戴礼记》
    在这里简单解析一下:
    帝喾与姜嫄氏之子后稷乃周族始祖,与简狄氏之子卨为商族始祖,与陈丰氏之子为尧,与娵訾氏之子为挚。
    当然,这部分记载后人附会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夏后氏禹、启父子废禅让开世袭,虽说是翻开了中国历史开天辟地的新一页,但后世文人墨客总喜欢在道德上谴责一下。若这段记载是真实的,夏朝等于是暴君颛顼的后代取代了正统的帝喾一脉(包括有虞氏的祖先穷蝉也是颛顼的后代,是颛顼的儿子),然后卨一脉(商族)重新夺回天下,而在其不得民心时,兄弟部落后稷一脉(周族)顺应天意,取代了卨后代的统治地位。中国的上古史可以概括为帝喾的几个儿子共分天下,被颛顼的后代硬插了一脚,又被撵走了。剩下的后代先后称霸天下。
    这实在是太戏剧化了,此类记载恐怕与帝喾在商族宗教里被神话为天帝不无关系。颛顼是帝喾的伯父,按理说这两个也是一家子,同族不同系。叔侄二人的后代在上古历史中缠斗不停。虞朝和夏朝的存在都是颛顼一脉雄起的结果。
    由此在这里我们可以插一句:夏朝肯定不是虚构的。如果中国上古史从虞朝,乃至唐朝开始算,删掉夏朝等于把颛顼一脉的历史给删掉一块儿。我们不能仅从政权传承的角度进行分析。一方面夏、商、周三朝究竟是并存还是更替现在还未有结论(我个人倾向于前者),一方面,中国上古时代帝王血统的派系不可忽视。我们不能仅从阅读感知上夏朝与商朝太像就怀疑夏朝的真实性。史书不是小说,不可忽略了古王族血统在历史中的作用。
    也因此,从谱系传承上看,挚和尧之间的矛盾是纯粹的家族内部矛盾,无论谁上台,都可视为正统。他们之间倒还有可能产生禅让。
    《史记》的描述得比较简单,我们除了能看出对人物的褒贬评价外,看不出其他:
    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而帝放勋立,是为帝尧。——司马迁,《史记》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如果挚是主动交出权力的,不至于会在书中被抹黑。司马迁轻描淡写地写了“不善”两个字。具体如何?司马迁在他手头上的史料中是看过的,却没有写出来。皇甫谧在他的《帝王世纪》里完整地描述了一个禅让的过程:
    帝挚之母,于四人中,班最下。而挚于兄弟最长,得登帝位。封异母弟放勋为唐侯。挚在位九年,政微弱。而唐侯德盛,诸侯归之。挚服其义,乃率群臣造唐而致禅。唐侯自知有天命,乃受禅,乃封挚于高辛。——皇甫谧,《帝王世纪》
    在这里皇甫谧提出了原因,“政微弱”,同时还点明了尧的状态,“唐侯德盛”。此时已经出现了地方政权势力及威望超过部落联盟首领的情况。挚对尧很服,于是率领群臣到了尧的封地,要将权力禅让给尧。在这里我们能看到挚的政治智慧,很识时务地交出了权力。但代价也是很明显的——将自己的势力从一个地方迁移到另一个地方是非常劳民伤财的。上古史中只要带有权力下降性质的“封”或“改封”一般相当于流放。
    不过我在读这段史料时,脑袋里却浮现出了这样一幅场景:
    挚无比谦逊地请求尧出山治国,身后跟着无数眼神里充满渴求和野心的大臣。场面很和谐,除了挚的脖子上架着好几把刀。
    总之,权力落到了尧的手中。尧接受禅让,开启了一个很有王朝味道的时代——唐朝。他的儿子是被奉为围棋始祖的丹朱。尧是有想法将位置传给丹朱的,可惜后来发生了“尧幽囚”的惨剧。司马迁在《史记》中对尧的评价是非常高的:
    帝尧者,放勋。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富而不骄,贵而不舒。黄收纯衣,彤车乘白马。能明驯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便章百姓。百姓昭明,合和万国。——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能看出,尧将自己治国手段出现了“思想控制”的倾向。后世的儒家和墨家皆奉其为圣人,认为其提出了伦理道德的概念。这是有文字记载的中国人创造一种“宗教等价物”的早期尝试,在史料中看到这一点,甚是兴奋。自夏商时代对宗教的探索后,“宗教等价物”的探索在周朝最终成型,并进入了百家争鸣的大高潮。
    尧的归宿是禅让,这是传统史学的认知。但在《竹书纪年》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更血淋淋的版本。
    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竹书纪年》
    这段写得非常露骨的了,舜不仅囚禁了尧,还把他儿子也囚禁了!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自唐朝(李渊建立的那个唐朝)开始,就有李白“尧幽囚,舜野死”的说法。可见对于政治的认识,从过去到现在都是没有变过的。舜夺位后,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王朝——虞朝!

    相关内容推荐


    一家之言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