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一家之言 >

虞朝及有虞氏部落的脉络

2017-10-26 14:05来源:通历史网
    将虞朝看作是正史王朝一部分的论调自古有之。只不过大多是出现在诸子百家的哲学古籍中,故将其当作是一种政治学或哲学的概念,而非历史事实。我们能看到的是,有虞氏部落成为部落联盟领袖,建立虞朝,是在舜时候的事情,也只延续了舜一朝。到了舜的儿子商均那里时,虽然有虞氏部落还是有着能左右政局的强大力量,但远远不能称之为是一个王朝。夏后氏部落的崛起是有虞氏完全不能阻挡的,也是有虞氏遭到迫害的开端。
有虞氏部落
    我们要想讨论虞朝,势必要理顺有虞氏部落的脉络。需从舜开始向前找。
    通过那张世系图,我们能看出舜所在的这一脉人物还挺多。这是源于《史记》的描述。
    虞舜者,名曰重华。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以至帝舜,皆微为庶人。——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而且横向来看,他的辈分是很低的。他的竞争对手丹朱的辈分相当于他的曾祖。包括后来夏王朝建立者启的辈分也跟他曾祖辈持平。司马迁说得很委婉,舜的祖辈从穷蝉到他自己,一直是“庶人”。说白了,非官方记载,不保证其准确性。也有人说上古人物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部落。这个问题一直是众说纷纭的,毕竟历史太远了。但从夏、商、周,乃至五帝(中后期为唐、虞)皆为平行存在,各个割据势力争权的思路来看,或许勉强解释得通。在这一点上,各位不必纠结。
    舜的故事,或者说家事,大家从小就听过。他生活在一个他继母、弟弟、父亲都想弄死他的家庭里,通过房上点火和石封井口等方式对舜进行了不成功的谋杀。我不太理解那个时候的人对自己的亲人为何会这么狠。当然,如果是争权夺位的话,估计还不够狠。
    舜的血统其实非常高贵,而且就后来有虞氏部落的强大影响力来看,司马迁说“皆微为庶人”是很奇怪的。《史记》一书带有很强的文学性,以此来衬托舜的宽容与美德倒也无可厚非。但我们不禁要问,真实的历史是怎样的?如果舜的祖辈皆“庶人”,那么长久以来统治有虞氏部落的人到底是谁呢?
    我们沿着舜这条血脉向上追,最早可追至颛顼。
    颛顼在上古史中不算什么正面形象。他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尝试“创造”新宗教控制民众,却完全失败的人(重点是失败)。别说跟和商族比,跟孔甲比也是差了许多。并且颛顼统治的手段是比较残暴的,与其争权的共工氏遭到野蛮打压。在古籍中这段被描述得极具神话色彩:
    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列子·汤问》
    看来共工氏的这场动乱影响不小。
    颛顼死后化作“鱼妇”的丑恶形象继续苟存,他的儿子们在古籍中的形象也都不怎么好。在蔡邕(此人是着名才女蔡文姬的父亲)的《独断》中,对颛顼的一系列儿子有段怪异的描述:
    帝颛顼有三子,生而亡去为鬼。其一者居江水,是为瘟鬼;其一者居弱水,是为魍魉;其一者居人宫室枢隅处,善惊小儿。——蔡邕,《独断》
    颛顼身后丑恶,自己的儿子们也是一副妖魔鬼怪的形象。着名的“魍魉”就是其儿子。还有一位儿子梼杌,也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颛顼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诎言,告之则顽,舍之则嚣,傲狠明德,以乱天常。天下之民,谓之梼杌。——《左传》
    那关于舜的直系祖先穷蝉的记载呢?或者,我们还有一个问题,作为孕育出领袖后代舜的穷蝉,与他几个凶神恶煞的兄弟比起来,到底有什么特质呢?
    这一点,我们不得而知。上古时代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但袁轲先生对神话的研究却给了我们一些提示。
    颛顼有子曰犁,为祝融,祀以为灶神。——《周礼》
    袁珂先生认为这个颛顼的儿子,就是穷蝉。他是从图腾的角度入手的。穷蝉的“蝉”,并非夏天在树上叫的知了,而是指“灶牛”,即我们所说的蟑螂。这种灶台上常见的小动物在古代被视为有灵性的,成为了图腾崇拜的一个类别。所谓蝉图腾其实就是蟑螂。
    从这里,我们或许可以做一个猜测。颛顼在古籍中经常被混淆为祝融,这里在提到穷蝉(姑且这么认为吧)时也提到了祝融。我们或许可以认为所谓“祝融”并不单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是古代的一种官职。他极有可能是一种神官,是颛顼创作宗教不成功的产物。穷蝉继承了这点,同时也继承了颛顼的权力。
    虽然这种“权力”伴随着颛顼遗传下来的残暴的特性。史学家们对这种火一样暴烈的治国方式不太敢恭维。看舜囚禁了尧父子的作风,这种暴力的基因或许还在影响着他的行事风格。不过历史上对舜的评价是很高的。因为从尧的时代开始,赏罚,特别是刑罚,已经系统化了。有专门的人来制定和裁决。
    这个人就是传奇名臣——皋陶。
    皋陶在中国历史上绝对是个神奇的存在。不仅其自身身居重位,执掌刑罚,其子伯益还差点成为部落联盟的领袖。自古以来前朝之臣是很难在今朝生存的,就算生存下来,往往也会背上坏名声。但皋陶不仅生存得很好,还与尧、舜、禹并称为上古“四圣”。
    唯一的解释是,历代统治者对于皋陶的才华都有着迫切的需求。尧的时代,中原大地刚刚经历了一位神一样的君王帝喾,需要比较系统具体的刑罚来维持统治。舜的时代,以祖宗暴政为鉴,需要一种更开明也更服众的方式取代原先过于主观的刑罚评判。而禹的时代,需要一个历代执掌司法的人来让自己的权力合法化,也为后世开创家天下提供基础。
    皋陶被追认为李唐王室的祖先,也是中国的司法之祖。
    舜的时代结束于一场不明不白的死亡,即“舜野死”。在他死后,禹和他的夏后氏登上了舞台,历史也开始进入夏朝的前奏。在夏朝历史中,有虞氏依然不断出现。不管是被全族流放的商均,还是为落难的夏朝王族少康提供庇护的虞思,都能看出,这个王朝像是影子一样,从未给离开过权力风暴的核心。
    目前有据可考的有虞氏的传承是周朝诸侯国陈国的第一位国君胡公满。上古时代的虞朝,以“陈国”的方式,在中原大地上延续了下来。这张图里仅列举出历史上有记载的有虞氏后代。有缺失,至虞阏父(遏父)时已为三十二世孙。此图中出现的几位有虞氏后人名讳出自《左传》。
    箕伯、直柄、虞遂、伯戏,其相胡公大姬,已在齐矣!——《左传》
    中国上古史本身就是充满争议的,但也因此而魅力十足。没有争议的历史,不是真正的历史。虞朝,以尧的唐朝为基础,作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王朝,对夏、商、周三朝有着极深的影响。同时,那些已经化作点点墨迹的君王们,也奠定了我们对历史的理解方式——
    ——成王,败寇。
    就像我们甩不掉自己的影子,只要一拿起史书,就永远离不开这个定律。

    相关内容推荐


    一家之言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