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一家之言 >

跪着的秦桧能站起来吗?

2017-10-28 18:15来源:通历史网
    秦桧到底应不应该站起来,这本来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的,对不对?秦桧何许人也?中国历史上数一数二的大汉奸、大奸臣是也。这大汉奸大奸臣活着的时候害死了咱们的民族大英雄岳飞岳元帅,坏事做绝,空前绝后。而这么坏的出奇坏的离谱的大坏蛋由于种种历史的原因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那么死后让他给岳元帅跪个天长地久,象征性的受点侮辱和惩罚,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而这么正常的事竟然在神州大地上时不时的都要被混人拿出来议论一番,时不时的会跑出几个吃饱了撑的难受的东西傻不拉几的来给秦桧平平反,喊喊冤,六月雪被一张张血盆大嘴在空中吹的呼啦啦的响,吓得窦娥妹妹在地上妈呀呀的叫,大约“桧粉”们担心秦太师在岳元帅的墓前跪久了,会手脚麻木,万一患个风湿类风湿关节疼什么的小毛病可怎么得了?其孝子贤孙形象之体贴之入微,可着实令人可佩可敬啊。
秦桧
    为了回答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咱们不妨从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去寻找点答案。中国历史很长很复杂,对历史问题自然会有着各种各样的解读。但不管怎样解读,也不应该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黑的说成白的。
    如果从秦汉算起到今天,宋朝正好是上下两千年中间的那一段,正好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宋朝往前一千年,我们是大汉和盛唐,宋朝往后一千年,我们是被外族统治的元朝清朝,期间大明算是明了那么一下下,但总的来说是民族性格越来越弱,从当初的封狼居胥,到后来的丧权辱国,狼性渐失,羊性渐长,等到了清朝末年,中华帝国已经是一盘散沙,强弩之末,是任何洋人都可以咀嚼的一盘菜了。
    大家有没有想过,中华民族从两千年前的朝气蓬勃,到两千年后的暮气沉沉,期间究竟经历了什么?是什么让一个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的强大民族变成了一群只会看杀头,蘸血馒头,麻木不仁的行尸走肉?
    这个解读也许很复杂,但其中却有一个因素却是毋容置疑的,那就是重文轻武奸臣贼子充斥朝野的北宋南宋对民族性格巨大的腐蚀和颓废作用。从那个只会写字绘画踢球遛鸟的废柴宋徽宗,到那个喜欢自废武功善练《葵花宝典》的怂货宋高宗;从那个不知羞耻为何物卖国求荣的奸人张邦昌,到那个胆敢把大元帅送上风波亭的贼子秦太师……这是一个一听金兵来了,就赶紧把皇位让给儿子,然后和儿子双双大变囚徒坐井观天的滑稽时代,这是一个奸臣贼子层出不穷,科技商业再发达都必须年年进贡岁岁称臣的屈辱时代,这是一个将士金戈铁马正要直捣黄龙府,怂皇帝却要一连十二道金牌召回免得敌人不高兴的奇怪时代,这更是一个不断受虐,狼性渐失,羊性渐浓,一百个宋兵都打不过一个金兵的“怂朝”时代。
    在这个中华民族不断中毒,不断残疾,不断丧失斗志武功的过程中,有一个标杆性的人物出现了,那当然就是咱们在中国历史上最善于权术,最善于内斗,最善于伪装,最善于投敌,最无耻,最恶毒,最阴险,最猖狂,最疯癫,遗臭万年的最佳得主之傲娇无双——秦桧秦进士秦太师了。
    当然,赵构也很无耻,也很恶毒,但他留给中华民族最大的遗毒还不是他的无耻和他的恶毒,而是他的怯懦和无脑,是他把一个敌国派回来的间谍硬生生的安排成治国大宰相的那种无厘头,是他自断臂膀就不叫猛士守四方的狠绝和无情,是他面对唾手可得的大好河山却能生生白送于人的那份扭捏和做作。
    如今很有人喜欢替秦桧的滔天大罪编排很多奇妙的理由,把秦太师的莫须有变成可以有,其中最主要的一个说法大概就是说,只有皇帝才有权力和能力杀掉岳飞,秦桧多清白无辜啊,他老人家不过只是一个被赵构利用身不由己的棋子而已。我靠!这可完全抹杀了秦太师阴险奸诈,凶恶毒辣的主观能动性,这可完全无视了秦特工为了完成他的第二祖国大金交给他的光荣使命而做出的种种努力和流过的无数汗水,这可完全把饱读诗书的秦太师肚里的油水墨水坏水强酸水视若无物——聪明睿智的秦太师只手擎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结果到了后代粉丝眼里却成了他人的玩偶,东窗密谋,劳而无功,粉丝们竟然以同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法把秦老前辈的十大文治武功全部抹杀,这叫金国大狼主如何打赏秦爱卿,让中国历史上温柔贤惠冰清玉洁说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的秦夫人王氏情何以堪哪?
    中国历史上,权臣把皇帝玩弄于股掌之上的例子比比皆是,要是按现在某些脑残的理论,那秦始皇死后,赵高就成了一把没有主人的刀子了,无人主使,那他又怎么能杀得了贵为皇储的扶苏大公子呢?后来的魏忠贤杀人如麻,一定是皇帝给他开过黑名单,九千岁只不过是照单抓药,被皇帝威逼利诱,人家可无辜的很啊……整个人类历史,也就几个恶人坏人杀人犯而已,他们的职称只能是老皇帝、大皇帝、小皇帝……

相关内容推荐


一家之言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