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历史朝代 > 辽国 >

北宋刘敞出使契丹,耳闻目睹了契丹少女与汉族士子怎样的生死恋

2017-10-29 10:47来源:通历史网
    (一)《阴山女歌》爱的绝唱
    种玉不满畦,种花易满枝。
    玉生寄石自有处,花飞随风那得知。
    婵娟翠发阴山女,能为汉装说汉语。
    春心未知向谁是,夜弹琵琶泪如雨。
    ……
    妾乘油壁郎乘骢,西陵松柏墨色浓。
    新欢未几旧愁起,水流曲曲山重重。
    周周衔羽鹣比翼,天生相亲人岂识。
    虽不及,清路尘,犹当作,山上石!
 
契丹少女与汉族士子怎样的生死恋
    北宋大臣刘敞出使契丹,耳闻目睹了一幕契丹少女与汉族士子生死相恋的感人故事,感慨万千地写下这首《阴山女歌》,那海誓山盟的“虽不及,清路尘,犹当作,山上石!”不由地震撼心灵。
    的确,契丹女性对爱情的追求,比深受封建礼教束缚的汉族女性更自由、更奔放、更真挚、更热烈,也更感人肺腑,可歌可泣。就是有关辽始祖的传说,分明一幕爱的风景,那驾青牛的女子给予后人无限的遐想。传说中驾青牛车的仙女,其实就是现实中以“青牛”为图腾标志的游牧部落的女子,在土河与潢水汇流的地方,遇到以“白马”为图腾的英武男儿,彼此相亲相爱,结为夫妻,繁衍成了“契丹八部”,“青牛妪”(驾青牛的女子)的形象,永远印在每一位契丹族人的心目中,世世代代敬仰她。
    皇族耶律,后族审密(契丹后族萧氏最早是二审密,即拔里与乙室已,今日蒙古人中的孙姓一支就是古老的审密)其本意就是出自古老的白马与青牛。
    如果说驾青牛的“神女”是整个契丹女性的偶像,那么现实中的契丹女性,为了爱情,也带给我们浪漫而凄美的传奇。追寻她们的芳踪,我们将会看到契丹女性的确有着汉族或其他民族女性所无法比拟的风采。她们的魅力来自于她们独有的性格、美貌、聪慧和才情。

相关内容推荐


辽国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