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历史解密 >

此群体不能参加科举,更不能当官,但却是大清真正当家作主的人

2017-11-08 14:15来源:通历史网
    清代时,胥吏队伍是非常庞大的,表面上看起来皇帝统领百官管理天下事务,而事实上则不然,皇帝虽是最高领导,下属六部九卿,但是从京师到大清十八行省的各级衙门中,真正当家作主的还是这些胥吏们。嘉庆皇帝曾对胥吏们深恶痛绝,说:“自大学士、尚书、侍郎,以至百司,皆唯诺成风,而听命于书吏,举一例则牢不可破,出一言则惟命是从。”
胥吏
    嘉庆帝的这番话说的在理,清代衙门之中具体的办事人就是书吏,他们虽然不是官,但他们的实际地位很重要,甚至可以操纵权柄,横行官场。官员受制于书吏的最大原因就是官暂吏久,官员是有任期的,而书吏则长久穴居衙门,因此书吏们不怕违背现任官的意旨。更何况,当官的都是通过科举入仕的,道德文章他们在行,真正要办起实事来,却是两眼一抹黑,政事还得靠这些书吏们。
    由于书吏权大,便养成了一种大肆索贿纳贿的习惯。这其中,中央六部的书吏权力最大,时称“无异宰相之柄”,而六部之中,又以吏部和户部的油水最多。
    吏部是六部中最重要的部门,掌管着官员的升迁调动等事务,众多的求官者便会想法设法打点吏部的书吏,而书吏们照例也会根据各种官缺的大小、肥瘦决定索贿的数目,所以求官者都肯花大把的银子巴结吏部书吏。
    户部掌管着大清的三库以及各省款项的销核,其中军费报销是户部书吏最来钱的渠道,因为军费报销数额庞大,所以书吏索贿数额往往多达几十万两甚至上百万两。乾隆年间,地位尊贵的福康安因为报销被狠敲竹杠,一下子掏了二百万两的孝敬银子,最终才得以快速报销各项费用。
    吏、户两部的油水是出了名的,其他四部虽不能与之相比,但也还是有利可图,按照正常推算,一个吏部或户部的书吏干一辈子应该由几十万两银子的收入,刑部虽然差点意思,但也过得去,十几万还是有的,刑部书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盼望着外省发生大案,到时必将狠捞一笔。
    工部虽然有“贱”字之称,但是每每遇到大工程时,书吏们便会欢呼雀跃;礼部书吏则是通过皇帝大婚、会试、国丧等赚点喜庆银或是丧银,日子过得非常滋润;兵部书吏的主要来源在于兵器粮草采购,以及军饷调拨等事项。总而言之,六部的书吏虽然地位不高,但是要比财大气粗,那些尚书侍郎往往可望不可及。
    书吏们通过索贿获得大量不义之财,所以生活上非常奢靡豪华,若是拿京城那些穷京官比较,二者的差别可谓天壤。清人李慈铭在日记中做过如此描述:“京朝官多贫至不能自存,而吏人多积赀巨亿,衣食享用,拟于王者。”
    清代京城的书吏往往聚居在前门以东和崇文门外,由于他们生活富足,所以当时流传着“东富西贵”的说法,因为西边住的是那些王爷贵族们。
    虽然清代书吏实际权力不小,而且收入很高,但是他们也有一个致命的短板,那就是永世不能为官,即不能通过科举考试取得官职,也不能通过捐输买官,所以在士大夫阶层看来,他们又是及其卑贱的。
    可以说,清代最为富裕的群体就是这些书吏们,时人称:“书吏贱而富,京官贵而穷”。这成为了清代官场上非常有趣的怪现象。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