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历史人物 > 民国人物 >

她是袁克文一辈子也没追到手的白富美 一生从没谈过恋爱(3)

2017-11-08 14:49来源:通历史网
    04
    吕碧城的文章诗词能有此名气,良好的发表平台《大公报》功不可没。而作为吕碧城的“伯乐”,《大公报》负责人英敛之也对她充满欣赏之情。
    因为钦慕吕碧城的才华胆识,也因为日常工作的朝夕相处,英敛之对吕碧城逐渐产生了钦慕之心,曾在日记中写道:“怨艾颠倒,心猿意马”。
    英敛之是满族正红旗人,却思想开明,坚持变法维新,提倡剪辨异服,虽然比吕碧城大了足足16岁,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一位翩翩公子、一生良人。
吕碧城
    可惜的是,他早有家室,而且妻子淑仲还是皇族出身,性子极为刚烈。凭借着女性特有的直觉,淑仲察觉到了英敛之对吕碧城的热心有点过头了,她暗自伤心悲痛,几次都想要离家出走。
    幸好,吕碧城对英敛之并无感觉,虽坊间传言纷纷,她倒是满不在乎。而英敛之也不愧君子风范,他对吕碧城最终还是“发乎情,止乎礼”,没有干出任何出格的事情来。
    他依然在事业上给予吕碧城支持,甚至帮助出版吕家三姐妹的诗集,并亲自为之作序,称三姊妹为“硕果晨星”式的人物,更赞誉吕碧城为“祥麟威凤”,其抱负志向连许多男子都比不上。
    但渐渐地,吕碧城与英敛之之间还是出现了许多不和谐的音符。英敛之作为旗人出身,不赞同用暴力手段推翻清政府,而吕碧城却对激进的革命党人抱有深切的理解。
    英敛之受康梁影响很深,与梁启超来往密切,戊戌变法失败后,英敛之也在清廷的缉拿名单上,他先后携妻儿避难于香港、越南,最后才落足天津。所以他对变法中告密的袁世凯深恶痛绝,吕碧城却欣赏袁世凯兴办女学的政策,与他越走越近,甚至在清政府被推翻后,还出任袁世凯总统府的秘书。
    1912年,溥仪退位,帝制瓦解,吕碧城欢欣鼓舞,作诗云:
    莫问他乡与故乡,逢春佳兴总悠扬。
    金瓯永奠开新府,沧海横飞破大荒。
    雨足万花争蓓蕾,烟消一鹗自回翔。
    新诗满载东溟去,指点云帆当在望。
    这些的政治立场上的不同并没有抹杀二人的友情,但吕碧城个性太强,遇事情固执己见,难免在许多事情上与英敛之产生矛盾。
    当年吕碧城乃是英敛之一手提拔起来,恩情厚重,吕碧城对英敛之的种种争执,在外人看来难免有忘恩负义之嫌。
    事实上,英敛之对吕碧城的态度也逐渐由欣赏爱慕转变成了不耐烦,在日记中斥责她为“虚骄刻薄,态极可鄙”。
    在这之后,两人又发生了矛盾,虽是一件小事,却将两人的关系拉向了决裂的地步。
    作为富家小姐出身的吕碧城性喜奢华,打扮新潮,这在深受传统儒家文化熏陶中长大的中年男人英敛之看来,十分不妥,曾因此批评过她,吕碧城对此不以为意,依旧我行我素。
    《大公报》上曾经刊载过一篇名为《师表有亏》的短文,批评有教师打扮妖艳,不中不西,招摇过市,当时的女教师并不多,而打扮妖艳者更是屈指可数,吕碧城一看就知道是在讽刺自己,于是跑到《津报》上发表文章回击,言辞激烈,针锋相对。
    对此,英敛之的日记中无奈写道:“碧城因《大公报》白话,登有劝女教习不当妖艳招摇一段,疑为讥彼。旋于《津报》登有驳文,强词夺理,极为可笑。数日后,彼来信,洋洋千言分辩,予乃答书,亦千余言。此后遂永不来馆。”
    因此一事,当年的最佳拍档一拍两散,再无往来。
    虽然在多年以后,两人再恢复书信,吕碧城还一度前往香山探望英敛之,但相对当初津门初见,谈笑风生,已是不复从前了。
    05
    在民国众多的名媛才女中,吕碧城的才情出类拔萃,美貌更是引人注目。
    严复盛赞她“高雅率真,明达可爱”,女作家苏雪林则惊叹她容貌“美艳有如仙子”。,时人写下诸多“冰雪聪明芙蓉色” 、“天然眉目含英气,到处湖山养性灵”的诗句来称赞她的美貌。
    吕碧城的美貌是毋庸置疑的,她知道自己的美,却从不利用自己的美,多少青年才俊、名流文人对她一见倾心,竞相追捧,她却始终将他们拒之门外。
    她不同于寻常闺阁小姐,大大方方与男性友人结交来往,出入以往只有男人的社交场合,却从来不对他们打开心门。
    也许是因为年少时遭遇退婚使她有了芥蒂,也许是她真的高傲如斯谁都看不上,她对感情一直都抱着审慎的、小心翼翼的态度。
    她的身边从来不缺少拜倒石榴裙的护花之人,众多追求者中,包括着名诗人樊增祥、易实甫,也有袁世凯之子袁克文、李鸿章之侄李经羲等,但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成了炮灰。
    袁克文才情高妙,负尽狂名,人人都说他是最有魏晋风骨的民国人,虽是个公子哥儿,骨子里却装满文人的清高。人们都说,他与吕碧城是最相配的。
    吕碧城比袁克文大了整整7岁,可是袁克文在看了她的文章后,却从此倾心。他敬重吕碧城敢说敢为的傲骨,也欣赏她在诗词造诣上比自己高出一筹的才气,甚至还陶醉于吕碧城谈论未来民主中国时的激情。
    1907年秋瑾被捕,家中查抄出与吕碧城往来的书信,又兼吕碧城曾经在秋瑾所办的女报上发表文章,将其视为同伙,准备抓捕。
    严复曾说吕碧城“自秋瑾被害后,亦为惊弓之鸟矣”,吕碧城也说自己“几同遇难竟获幸免”。
    幸而有袁克文,让她逃过一劫。据说当时抓捕吕碧城的公文,恰巧落在了当时任清廷法务部员外郎的袁克文手上,袁克文对她倾慕已久,自然竭力相救。
    他跑到父亲袁世凯面前,说了这事,袁世凯也欣赏吕碧城的才华,当即就说:“若有书信往来就是乱党,我岂不也成了乱党?”父子协力,上下买通,将吕碧城从清廷的乱党名单中划去了。
    袁世凯就任中华民国大总统后,袁克文又向父亲建议,聘请吕碧城出任女官,可以自由出入新华宫,一来二去,袁克文与吕碧城来往渐密。袁与友人在北海举行诗会,吕碧城也经常参加,与之诗词唱和,结伴出游。
    袁克文风流不羁,但重情重义,更欣赏有真正才学之人,对于这位袁二公子毫不避讳的爱慕之意,吕碧城也是心动过的。
    然而一个是放浪形骸的末世王孙,一个是果决审慎的新潮女权主义者,两个人尽管惺惺相惜,在许多事情上观念一致,甚至一起为袁世凯称帝的行为表达过不满,但关系却再没有更进一步。
    提到袁克文,她只是摇头微笑:“袁家公子哥儿,只适合在欢场中偎红依翠耳。”但她同时也说过,平生只有两个知己,女的是秋瑾,男的便是袁寒云(袁克文)。
    吕碧城少年盛名,从出道起便被捧上了天,时人将她拿来与李清照相比,她从小就心气极高,断然不肯屈就。也许非得要有一个让她一眼万年的男子出现,她才会奋不顾身一次。可惜的是,这个人始终也没有来。
    谈起自己的感情,她曾说:“生平可称心的男人不多。梁启超早有家室,汪精卫太年轻;汪荣宝人不错,也已结婚;张謇曾给我介绍过诸宗元,但年届不惑,须眉皆白,也太不般配。我的目的,不在钱多少和门第如何,而在于文学上的地位,因此难得合适的伴侣。”
    她谁也没有爱上,于是便孤单了一辈子。
    多少人只因为“该嫁人”了便勉强将就,而她,从不将就。

相关内容推荐


民国人物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