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历史朝代 > 金国 >

女真族究竟如何走上了全盘汉化的道路?

2017-11-12 16:30来源:通历史网
  12 世纪,完颜阿骨打建立的金朝相继灭掉了辽和北宋,由此,偌大的中国形成了金和南宋对峙的局面。
  位于北京广安门附近的辽金城垣博物馆保留的金中都的建筑构件,使人遥想 12 世纪金朝京城的繁华。金代文人赵秉文的《夜卧炕暖》描绘出当时北京城商品交易的景象:“京师岁苦寒,桂玉不易求。斗粟换束薪,掉臂不肯酬。日粜五升米,未有旦夕忧。近山富黑翳,百金不难谋。地炕规玲珑,火穴通深幽。”
  金初并没有形成固定的继承制度,完颜亮亲手杀掉堂兄熙宗自立。完颜亮就是海陵王。
  海陵王认为,金朝疆土广袤而京师偏处一隅,不合时宜。贞元元年(1153年),他在大多数汉族官员的支持下,把都城从上京迁到燕京,改称中都,也就是今天的北京。这样金朝统治中心由东北内移到汉族地区。这也是北京历史上第一次成为王朝首都。
  隆兴和议。实现政令的统一只不过是海陵王的战略目标之一,而灭亡南宋、实现全国统一才是其主要目标。海陵王具有很高的汉文化水平,他认为已经接受汉文化的金朝与宋只有南北之分,没有夷夏之别。他反对故意抬高汉族,贬低少数民族。他崇拜试图灭亡东晋、统一南北的前秦苻坚。“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这首由蔡珪代他所作的“御制”诗,表达了他统一全国的决心。他甚至将都城迁往原来北宋的首都汴京。
  海陵王伐宋的决心已定,众人很难阻挡。不久,海陵王发兵全线出击南宋。战争的性质决定了战争的后果。海陵王为满足个人私欲而进行的战争造成了土地荒芜、人口锐减、经济萧条的局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海陵王进攻南宋的同时,后方的完颜雍乘机发动东京兵变,登上皇位,改元大定。这对试图在灭宋之后改元大定的海陵王是何等的讽刺。他信誓旦旦要统一南北,最终却落了个乱箭穿身的下场,死后被他的继任者贬为海陵庶人,没有了皇帝的荣耀。
  金世宗完颜雍在内外交困中登上皇位。世宗看到海陵王伐宋带来的恶果,试图与宋议和。金宋双方在几经交手之后,最终达成了隆兴和议,因和议至乾道元年(1165年)正式生效,故又称乾道之盟。双方进一步确定西以大散关,东以淮河为界,金宋疆域从此稳定下来。此后的四十年间,双方再也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事。
  世宗在东京即位后,听从了李石、独吉义等人的建议,将都城迁往中都,以中都为统治中心,号令天下。他继承和完善了海陵王时期的中央集权制度,在任用新人的同时,继续留用海陵王时期的部分上层官员。
  中央集权的加强使原来偏居东北一隅的女真人融入汉文化的熔炉中。政权的稳固,社会的安定,特别是宋金停止战争,也为北方社会经济的发展创造了稳定的政治条件。金朝在世宗、章宗时,“治内日久,宇内小康”,出现了太平盛世的局面,史称“大定明昌之治”。
  “金以儒亡”之说。金朝繁盛的表象之后却隐藏着盛极而衰的苗头。刘祁《归潜志》载:“章宗聪慧有父风,属文为学,崇尚儒雅,故一时名士辈出,大臣执政多有文采、学问可取,能吏直臣皆得显用,政令修举,文治烂然,金朝之盛极矣。”然而,“文学止于词章,不知讲明经术为保国保民之道,以图基祚久长。又颇好浮侈,崇建宫阙,外戚小人多预政,且无志圣贤高躅,阴尚夷风。大臣惟知奉承,不敢逆其所好。故上下皆无维持长世之策,安乐一时,此所以启大安、贞佑之弱也。”
  章宗承安年间(1196—1200 年),金朝开始走向衰落。黄河大堤三次决口,百姓受灾严重,流离失所;吏治腐败,贪污成风;滥发纸币造成货币贬值;社会矛盾加剧,民族矛盾激化。内忧外患加剧了金朝的衰亡。
  兴起的蒙古注定是金朝遇到的一个难缠的对手。早在金熙宗、世宗时,蒙古就频繁骚扰北部边境。金章宗泰和六年(1206年),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随着成吉思汗领导的蒙古部力量的逐渐强大,章宗的继任者只能在苟延残喘中度日。

相关内容推荐


金国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