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历史朝代 > 民国 >

国民党空军有多叼:一群飞行员打跑一个陆军中将

2017-11-13 21:45来源:通历史网
  1947年2月,一部在当时绝对可以称的上大片的电影—《八千里路云和月》正在济南各大影院公映,很快引起了轰动,场场爆满。谁也没想到,这场电影的公映却引发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还间接影响了一场战役的成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这天晚上,国军空军驻济南场站的一个姓彭的中士也想去看这部电影,当他来到位于旧军门巷的胜利剧院的时候,发现电影院门口人山人海,里面夹杂着许多空军官兵。这位彭老兄嫌人太多,于是直接去了大华影院。没想到大华影院人更多,彭中士没有买票的功夫也不想出买票的钱,于是他直接走进了电影院,也不管什么座次不座次的,随便找了个位置就坐了下来。这种不买票就看电影的情况在国民党军队里可以说是司空见惯,“老子在城里逛窑子都不花钱,别说看你一场破电影。”所以彭中士自我感觉良好,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这一次他的小算盘打错了。为啥?原来大华电影院的经理深知国军官兵的纪律,为了不赔本,花钱请来了宪兵维持秩序。当时驻扎山东的是国民党宪兵第三团(当时国民党宪兵部队的布防规律是一个省一个团),团部和该团一营驻扎在济南。
王耀武
  电影还没开演,却进来了两个头戴钢盔的宪兵查票,没有票的彭老兄自然在被驱赶之列。可是他并不服气,跟宪兵吵了起来,一嘴难敌两口,很快就败下阵来,恼羞成怒的彭老兄见来文的不行就动了武的,一把抓住宪兵的钢盔扔了出去。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这道理彭中士并不懂,国军宪兵是干什么的?在国统区可是谁都能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神一般的存在。宪兵们见彭中士动了武的,上去就是一顿胖揍。彭中士好汉不吃眼前亏,扔下一句:“你们等着”,就跑到胜利剧院去找帮手了。 这个时候胜利剧院的电影已经散场找来找去只找到一个姓李的空军中尉,把情况一说。李中尉虽然和彭中士不认识,但是看见了兵种标识觉得是一家人,所以彭中士讲完以后,李中尉立马火冒三丈,拉着彭中士就回去报仇。没想到在大华影院等着他们的宪兵已经从两个变成了四个,结果就是彭中士又挨了一顿胖揍,牙齿也被打掉两颗,李中尉更惨,脑袋被打破了。 在国军里面,空军是精锐,空军官兵也是牛气哄哄的,李中尉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开着吉普车就直奔了第二绥靖区司令部,要找中将司令官王耀武评这个理。王耀武开会去了,出来接待他的是一个中校,王耀武的副官。副官见了他爱理不理的,并没把李中尉放在眼里。等到十点多,王司令还不回来,李中尉很生气,撂下名片就走了。
 
  到了半夜,王耀武终于回来了,他一看名片,顿时觉得事情不好办。原来挨打的这个中尉是国军空军第二十八中队的飞行员。国军飞行员可都是不好惹的人物啊。王耀武觉得不管是谁打了飞行员,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息事宁人再说。他当即就给宪兵三团的直接领导—济南警备司令吴斌打了个电话,要老吴头赶紧去机场慰问受伤的李中尉。吴司令虽然顶头上司是王耀武,但是人家大小也是个中将,更重要的是王耀武进黄埔军校之前,吴斌就已经当上了孙中山的警卫营长。所以吴司令并没有把王耀武的话当回事,他觉得打架是个小事情,明天再说也不要紧,挂了电话就睡觉去了。 吴司令觉得事情不要紧,但是他大概忘了这个月在济南场站值班(济南场站是小场站,没有常驻的空军飞行部队因此也没有常驻的负责人)是苑金函,时任国民党空军第二军区司令部处长,中校军衔。苑金函搁现在估计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是谁,但在当年的国军空军,这个名字可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要知道,抗战时期国民党空军损失惨重,能全程打完八年抗战的飞行员只有苑金函一人,况且这位苑处长还在天上救过蒋介石。有多大本事就有多大的胆子,所以吴司令带着满满一卡车慰问品来到济南场站的时候,苑处长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挨打的李中尉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谈了几句就谈崩了,吴司令觉得一个中将不应该跟中校和中尉一般见识,灰溜溜的走了。 吴斌刚下楼梯就遭到了埋伏好的飞行员们的突然袭击,而用来袭击吴司令的武器不是别的,就是他带来的慰问品—苹果、鸭梨、香烟、罐头等物品。可怜的老吴头当场就挨了几下,他的轿车也被砸的惨不忍睹,老吴头见状不妙,爬上轿车一溜烟的跑了。 虽然打跑了警备司令,可是苑金函的气还没出够。既然欺负空军的是宪兵,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于是就下了命令:一是命令济南场站所有人员包括二十八中队不准外出,违者军法从事。二是命令准备十辆道奇大卡车,车牌号一律用油漆抹掉。同时命令场站军械库准备十挺高射机枪,20枝步枪。二十八中队出十名飞行员和十名机械士,再加上场站的一部分兵力,全副武装待命。 接下来,苑金函又做出了如下部属:兵分三路,由他亲自带领三辆卡车去突袭位于经二纬二路的宪兵一营营部;二十八中队队长杨永光上尉带领三辆卡车突袭经二纬五路的宪兵二连(打伤李中尉和彭中士的就是这个连的宪兵);剩下的四辆卡车则由恰好在济南场站转场的伞兵军官蔡智诚带领,收拾大华影院的宪兵。任务一下达,国军空军将士们就开着大卡车,车上架着机枪浩浩荡荡的出门了。 苑处长和蔡智诚的行动都很顺利,尤其是蔡智诚这一路。大华影院的宪兵是知道空军可能会来报复的,也做了相应的防御准备。可是他们没想到空军会来真格的,一顿机枪扫射就打死了四名宪兵,蔡智诚他们却毫发无损,全身而退。但是杨永光他们就没那么幸运了,好不容易才找着地方不说,要紧的是宪兵二连听说了大华影院的事情早就有防备,二话不说掏枪就打,当场就打死了一个中尉和一个少尉。杨队长见状不妙,慌忙下令撤退。 突袭不是很顺利,苑金函很恼火。他当即起草了一份细数济南宪兵罪行的电报,发给了全国的空军部队,当晚就收到了回电。空军部队纷纷在回电中声援济南空军,声讨济南宪兵,并且达成了一致:“不解决济南问题,绝不起飞作战!” 事情闹大了,现在全国的空军都罢工了。
 
  一天,两天,三天。。。。无论是上面还是第二绥靖区司令部都没什么动静,只有大华影院的经理和宪兵三团团长来过一次但是都吃了闭门羹,大华影院的经理还挨了苑金函一脚,被踢下了楼梯。 恰好这个时候,莱芜战役爆发了,国军部队请求空中支援的电报一天来八个,苑金函还是按兵不动。最后徐州“剿总”实在忍不住,也给苑处长来了封电报,要求苑处长顾全大局,战事要紧,要以党国利益为重。苑金函连理都没理。 事情越闹越大,终于有一天传到了蒋介石的耳朵里,老蒋让时任参谋总长的陈诚去处理这件事。陈诚对宪兵是有偏见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肯定要拉偏架,所以他把宪兵司令张镇扔到了一边,直接找到了王耀武。不仅如此,他还假传“圣旨”说校长发话了,让妥善处理这件事。王耀武一听是校长的指示,不敢怠慢,当天就去了济南空军场站。苑金函知道王耀武也不是好惹的,再加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不见好就收的话,自己不会有好果子吃。他跟王耀武关起门来谈了好半天,最终达成了四条协议:一、空军被打死的两人追认为“烈士”,由第二绥靖区司令部优厚抚恤烈士家属;二、把宪兵一营调离济南;三、济南的陆、宪、警今后都不得盘查空军人员,空军自己组织纠察队,自己管自己;四、济南的各大娱乐场所都必须设立空军专席,专门招待空军官兵。对于这个结果,飞行员们也表示基本同意。
 
  一场闹剧就这么草草收场了,而这场闹剧的主要责任人苑金函却仅仅受到了一个“记大过”的处分,并没有影响今后的仕途,最后反而官至国民党“空军官校”中将校长。

    相关内容推荐


    民国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