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历史朝代 > 唐朝 >

秀才遇到兵,有才说得清,女人被抢,失而复得

2017-11-15 10:27来源:通历史网
  关于唐朝才子和佳人的美艳之事层出不穷,但风流这种事,是需要资本的。最起码得吃顿串串,才可以滚床单。腰包里没钱,你就是把生米煮成锅巴,女人还是带不走。
 
  比如唐朝的崔郊。崔郊在唐朝诗人中算不上顶级红人,但是人家也是有功名的。只不过唐朝的科考制度不健全,有功名不一定就能当官。而不当官,没银子捞,所以崔郊很穷。在唐德宗贞元年间不得不借宿在襄州(今湖北襄樊)姑妈家。
崔郊,于頔
  寄人篱下虽然落魄,崔郊却走了桃花运。姑妈家的一个婢女是个文艺女青年,对会写情诗的崔郊迷的不要不要的。关键是这个婢女不仅长得漂亮,还精通音律。唐朝末年的范摅在他的《云溪友议》中记录说,这样要脸蛋有脸蛋,要才艺有才艺的女子,在汉南一带很罕见。
 
  美女喜欢才子,而秀才崔郊也爱慕美女的才貌。也就是说,郎情妾意,水到渠成,所以,两人就抱一抱,打个啵,滚了床单。这种现象,在唐朝才子佳人中并不算什么,可问题是崔郊没钱,更关键是他姑妈家已经是家道中落,该卖的都卖得差不多了,就算是亲戚,也不可能掰掰送他一个女人。
 
  更糟糕的是,半路还杀出一个程咬金。时任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观察使于頔看上了这个婢女,非常阔绰地开出了四十万钱的高价,将这个婢女买去做小妾了。
 
  这还真不怪崔郊的姑妈贪财,熟悉唐朝历史的人应该了解,唐朝的于頔可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角色。且不说他是北周太师于谨的七世孙,现在是镇守襄阳等地的刺史和节度使,单是他借着平叛蔡州吴少诚的机会,招兵买马,势力壮大得连唐德宗皇帝都不敢轻易惹。在这之前,他儿子因垂涎邓州刺史元洪的女儿美色,为了让儿子抱得美人,于頔就去唐德宗皇帝那告了元洪的黑状,唐德宗皇帝明知道是诬陷,也顺着他的意思将元洪降职了,他就借机派兵将元洪抓了软禁,强抢了元家小姐为儿媳。这消息传到皇帝那里,唐德宗怕他造反,也是不了了之。
 
  如此有权有势的人,谁敢惹呢。就是他不给钱,崔郊的姑妈也不敢不把那个婢女献出去啊。
 
  有意思的是,于頔纳了这个婢女为妾,觉觉一睡,就迷恋上了,也是宠爱得不要不要的。只是这个婢女不爱武夫,而且不喜欢于頔这个鲜卑族人,还惦念着风流才子崔郊,而崔郊呢,也是旧情难忘。
 
  据唐朝末年范摅的《云溪友议》记载,因为思悠悠,恨悠悠,崔郊的色胆也大了,经常窜到于頔的官邸附近游荡,希望遇到旧情人。还别说,寒食节那天,恰巧这个婢女出门办事,看见崔郊在柳树下徘徊张望,两人相见,自然是抱头痛哭,互述相思。但,婢女现在是连唐德宗皇帝都忌惮的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观察使于頔的小妾,崔郊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拉着她私奔。只好在临别是时候,写下了一首诗:“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是不是很眼熟,对,这就是崔郊最着名的《赠去婢》。
 
  这一幕,恰巧被一个书生瞧见了。这个书生既嫉妒崔郊的才华,又贪财,就把这首诗抄下来让于頔看,想着讨好老点赏钱。当于頔派出的兵士找到崔郊时,崔郊当即得魂飞魄散,心想小命休已。戏剧性的事发生了,当他被“请到” 于頔府上时,于頔竟然哈哈大笑,你这个秀才啊,真是迂腐。四十万钱,对我就是毛毛雨啦,你为什么那么吝啬一纸书信,不早点告诉我呢?好吧,你这么有才,女人我还给你。
 
  于頔不仅将那个婢女还给了崔郊,而且赠送了一大笔金银做那个婢女的嫁妆。崔郊因祸得福,从此生活无忧。
 
  于頔之所以如此大方,这得归功于他不仅武夫,还是个诗人。《全唐诗》里还收录了他两首诗。与其说他是“女人如衣服”的洒脱,还不如说他是对唐朝诗人崔郊惺惺相惜,成人之美。

    相关内容推荐


    唐朝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