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社会百态 >

“圣人”没有坠落,西方世界真的看错了缅甸的昂山素季!

2017-11-22 11:06来源:通历史网
    19日,缅甸国务资政兼外长昂山素季在缅甸接待了我们的王毅外长。我们都知道,这几个月昂山素季过得并不开心。因若开邦罗兴亚人问题,内有民族主义抬头,政局不稳,外有西方人权压力,各方势力掣肘,又与邻居孟加拉国产生龃龉。十字路口上,红绿灯闪烁,走错一步,都可能导致各方政治力量失衡,让国家民族和解的前景蒙尘。“手心手背都是肉”,王毅外长如此形容这两个中国的近邻和好朋友,衔着橄榄枝而来的中国,给困局中的两国送来了三步走的解决方案。
昂山素季
    若开邦问题,英国殖民者种下的因,苦果得由当地人来吞,而一旦处理得不合西方看官的心意,迎来的就会是冷屁股,千夫指。
 
    《纽约时报》也连续两天刊发长篇报道《“圣人”的坠落——世界是否看错了昂山素季?》、《昂山素季访问若开邦,被批对种族清洗视而不见》。然而西方真的看错了昂山素季吗?
 
    昂山素季的考验
 
    在海的那一边,有个若开邦。
 
    在佛国缅甸西部的若开邦,依山傍水,气候宜人,是理想的天然浴场和避暑胜地,主要居住着信奉佛教的若开族人和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可这两大族群,却在这阳光充足之地,坠入长期不和的黑洞。罗兴亚人问题是一个困扰缅甸已久的历史问题,也是对昂山素季执政能力的一个严峻考验。罗兴亚人以及西方支持该群体的学界和政界认为,该群体在缅甸居住已有 1300 多年历史,但缅甸学界和政府认为,缅甸没有罗兴亚民族,所谓罗兴亚人是在英国占领缅甸后迁移至当地的孟加拉群体。
 
    在二战时期,英国又利用这些人与缅甸的若开族、缅族对抗,因此,矛盾的种子早在英国殖民时期就已埋下。缅甸独立后,这些外来者后裔被认为不是缅甸国民,无法获得完整的公民权利,信仰和利益的冲突,让族群之间的矛盾越演越炽。
 
    在社会主义纲领党时期,冲突就有过爆发,迫使 20 多万罗兴亚人逃回孟加拉国。在军政府时期,慑于军政府的强硬及媒体报道的管制,罗兴亚人问题消失在舆论场里。随着2011 年首个民选政府上台,解除媒体管制,军队退出一线国家管理工作后,罗兴亚人冲突于 2012 年再次爆发。导致上百人丧生的流血冲突、政府实行紧急状态、警察受恐袭、军警展开清剿行动,步步升级的事态,让问题越发不可控制。自8月25日以来,恐怖分子先后对若开邦警察哨所和军营发动袭击,民族和宗教冲突,彻底转型升级为恐怖袭击事件。
 
    随着缅甸军方再次展开清剿行动,大量罗兴亚人越过边境进入孟加拉国。11月,联合国表示,两个多月以来,已有近60万宾格利人逃至孟加拉国,沦为难民。硝烟四起,失去家园的难民让人同情,缅甸政府被推上了对立面,他们的作为让西方国家横竖看不顺眼。摆在这个72岁一国之母面前的,一边是家国利益,一边是花环盛名,缅甸将何去何从?
 
    爱极生恨
 
    但更让他们心寒的,是昂山素季的转变。在他们眼中,这位由一众西方政治家和媒体共同背书,在他们见证下加冕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罗兴亚人问题上却表现得“近乎冷血”。她不仅未对缅甸军方的“种族清洗”和“大屠杀”进行谴责和制止,还反复为缅甸政府的行为站台背书,甚至指责一些NGO组织为“恐怖分子”提供援助。“安全部队一直被要求在执行安全行动时严格遵守行为准则、保持应有的克制并采取详尽的措施,以避免造成附带损失,伤害无辜的平民。”她说。
 
    这不符合西方国家按照自己的普世价值观塑造的“民主斗士”的人设,让他们颇为失望。
 
    爱极生恨。
 
    在美国,多名参议员提交议案,要求对她施加经济制裁和旅行限制。在英国,昂山素季的画像,在她的母校牛津大学被摘除。牛津市议会还翻旧账,决定剥夺授予昂山素季的“荣誉市民”称号——这可是20年前的事了。6天后,他们将再次召开特别会议,正式撤销这项荣誉。在加拿大,民众集体签名,要求加政府收回曾授予昂山素季的“加拿大荣誉公民”称号。面露凶光、口吐獠牙的昂山素季,成为西方网民恶搞的对象。这个被西方国家一手打造起来的民主斗士,正在被塑造者本身拉下神坛。
 
    昂山素季错了吗?
 
    可昂山素季不吃这一套。她以土耳其副总理在推特上发布“抹黑”缅甸政府的不实照片为例,对国际舆论的批评进行反击。她表示,“这种虚假信息只是歪曲事实的冰山一角”。这无异于是对西方的宣战书,被触怒的西方网民发起集体签名,以呼吁“褫夺昂山素季诺贝尔和平奖”,目前签名人数已近40万。
 
    然而,昂山素季的选择错了吗?
 
    对于若开邦正在上演的人道主义危机,昂山素季的个人想法,只有天晓得。但她的所作所为,依旧延续的是她推崇的“国家民族和解”。缅甸的民意,众口一词地站在了罗兴亚人的对立面。民盟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执政党,昂山素季作为领导人,摆在第一位考虑的,必然是民众和国家的利益。民盟执政以来,在经济发展上缺乏亮点,口惠而实不至的西方国家,并未给昂山素季期望的有力援手,而当缅甸内政陷入僵局时,西方国家反而站在“捍卫人权”的高地上,手伸过界,对昂山素季“道德拷问”,这让在全国民族和解上也无所收获的她,无异于腹背受敌。民盟执政的合法性来源于主流民意的支持,全国民族和解更有赖于包括军方在内的各方配合,昂山素季很清楚,她要的不是西方国家的口头赠予和无形褒奖,而是实实在在的民心和民生。“要澄清一点,我希望被当作政治家,而不是某种人权标志,”她在2010年被解除软禁后不久接受采访时说。
 
    昂山是缅甸的昂山
 
    王毅的话,她是听进去了。19日,王毅在缅甸向媒体介绍了中方对缅甸若开邦局势的看法,尤其指出,贫困是产生动荡和冲突的根源,国际社会应加大对若开邦摆脱贫困的支持和投入,以脱贫带动发展,以发展实现稳定。难民们不关心这远在天边的舆论风暴,他们只在乎下一顿的食物。大量涌入的难民,让经济欠发达的孟加拉国有心无力,中国伸出援手。就在前一天,王毅在孟加拉国访问期间表示,中方对孟方作出的努力和贡献表示赞赏。中方在第一时间向孟方提供了紧急人道援助,愿意根据孟方的实际需求进一步提供援助。9月底,中国政府派出两架包机,将数以千计的救灾帐篷、毛毯等运往孟加拉国。10月初,在科克斯巴扎尔难民区,一名来自缅甸的难民法蒂玛住进了中方提供的帐篷,这个丈夫下落不明的孤苦母亲,中国的援助让她感到温暖。在上台后,昂山就不顾西方国家的感受,明确表态:“从缅甸独立伊始两国就有很好的关系,我们也是全世界最早承认共产主义中国的国家之一,而且我们一直把这种良好的关系保持至今。”民主不能强加,只可以累积。通过推行西方价值观干涉与自己价值观不同国家的内政。
 
    然而全力将她捧上政坛的西方政客们忘了最根本的一点:昂山是缅甸的昂山,不是奥斯陆的Aung SanSuu Kyi。显然,缅甸的人权现实,与西方价值观有着系统性冲突。昂山头脑很清醒,不遵从自身国情,照搬西方价值观的路线图,只能把国家的前途带进沟里。中国则一直主张独立自主,不干涉他国内政,不向外国传播意识形态。因为世界上不是只有一种政治模式,所有社会也不是只有一种归宿。中国方案、美国方案、欧洲方案都救不了缅甸,昂山必然会选择一条适合缅甸人民的独特之路。
 
    11月21日,昂山素季宣布,缅甸和孟加拉国有望在本周就若开邦问题达成谅解备忘录,在难民遣返问题上初步达成一致。对于罗兴亚人问题,缅甸坚持着按自己的道路和节奏走。“缅甸,我们没有春天,同样我们也没有夏天、秋天和冬天……所以我想(改革)也会以我们自己的方式推进。”2012年,她曾这样说。怀着对国民的母性,昂山素季走在维护缅甸利益的荆棘路上。而在她身后破碎的,是金光黯淡的西方价值观碎片。

    相关内容推荐


    社会百态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