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社会百态 >

透过《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一书看李洪志的“狂”

2017-11-23 15:49来源:通历史网
    不久前,泰籍华人、李洪志二妹李萍的前夫孙森伦在香港出版了一本回忆录《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法轮功教主妹夫的自述》,以历史见证人的身份,回忆了自己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生活的真实经历,再现了法轮功形成前后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
    在《日子》中,孙森伦先生为我们活生生地展现了法轮功教主李洪志的“狂”:
    一是狂躁
    在《“借钱事件”及合开公司》一章中,孙先生这样写道:
    也许李洪志了解我的赚钱能力,也因为这几年李洪志的确赚到了大钱,我要借的这些钱对于李洪志来说,只是一个很小的数目。
    李洪志当时就告诉我纪先生在香港的电话号码,并叫我自己打电话给纪先生。李洪志也没有走开,他在等着我打电话,好象还要听到借钱的结果。本人很有信心地拿起手提电话,拔通了纪先生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本人马上报了我的身份,并说明来意,且说了借钱的金额。纪先生听完后,想都没有想,一口回绝,当时,我没有心理准备,整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也感到莫名其妙,我也不明白到底这钱是纪先生的还是李洪志的,我用手捂住电话,不知所措地转头告诉李洪志说,纪先生他不愿意借钱。
    李洪志的表情从平静变成阴沉,从我手中夺过手机,提高声音大声对纪先生说,这个钱是借给本人的,以后泰国法轮功的发展还要靠本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钱到底能不能借?李洪志感觉自己有些失态,然后又平静地说,本来心性很高的人,遇到金钱的诱惑,就控制不了自己小小的执着心,这些弟子不停地向低层次掉落,到了师父都无法拯救的地步,这有多么的危险。
    大力鼓吹“真善忍”的李洪志,在“借钱事件”上也露了馅儿,也许是因为他在妹夫孙森伦面前丢了丑,竟然会对香港的纪先生大发脾气:“表情从平静变成阴沉”,“从我手中夺过手机”,“提高声音大声对纪先生说”。多么生动的细节描写!不难看出,李洪志遇不顺之事也容易狂躁,而且不是一般的狂躁。但李洪志毕竟是老混混一个,他发现在妹夫面前有些失态,立马又换了一个人似的,竟然换了一个口吻教训起香港的这位弟子来:“本来心性很高的人,遇到金钱的诱惑,就控制不了自己小小的执着心,这些弟子不停地向低层次掉落,到了师父都无法拯救的地步,这有多么的危险”。自己的屁股红当当,还想帮别人医痔疮!李洪志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的狂躁情绪,还偏偏要弟子控制住执着心,岂不荒唐?
    二是狂野
    在《妹妹口中的哥哥》一章中,孙先生如此写道:
    李洪志还特别喜欢养花养草,对能开花的植物更是特别喜爱。那一年,父亲李丹与母亲卢淑珍离婚,父亲李丹抬走了家里最好的一盆花——君子兰,李洪志知道后,组织家里的兄弟姐妹一起上阵,冲到父亲家,大吵大闹,李丹先是不为所动,极力阻拦,但怎奈李洪志人多势众,李丹怕自己打不过,伤到自己,只有让李洪志一班人把君子兰抢了去。
    李洪志平时不爱说话,但在家里的号召力是特别强的。
    李丹好歹也是李洪志的父亲,纵使父亲有万般不是,但毕竟与儿子李洪志有亲情关系。而李洪志呢,对这位和母亲已经离婚的父亲可谓残酷无情,这从一盆君子兰上便可以看出来。当父亲李丹抬走了李家最好的一盆花——君子兰,李洪志知道后,觉得父亲夺走了自己的“真爱”,组织家里的兄弟姐妹一起上阵,冲到父亲家大吵大闹。尽管父亲李丹想极力阻拦,但怎奈李洪志人多势众,骂又骂不过,打又不是对手,只能眼睁睁看着不孝子——李洪志将君子兰抢了去。李洪志深爱君子兰,却没能学来君子兰的高贵品质,真是讽刺。李丹与李洪志父子一场,竟然以这样的悲情结局收场,令人唏嘘。一个号称“宇宙主佛”之人,性格如此狂野,气量如此狭小,亲情如此泯灭,真的让人大开眼界!
    三是狂妄
    在《想见僧王,口出狂言》中,孙先生回忆道:
    李洪志在曼谷传授气功已小有成就,他心理上慢慢地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对外人也好,对家人也好,他开始说些对佛教不尊重的大话。他说和尚也好,尼姑也好,他们再修行也是凡人,也只是常人的修炼,过常人的生活,没有多少意义。要真正地修炼,真正地得法,恐怕只有更高层次的修炼才能完成。
    有一次在要离开泰国前,李洪志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神经错乱,非要叫我托人或找人际关系,带他去见泰国僧王,说他要与僧王讨论有关“佛法”的大事,以及谈谈宇宙的法理和特性。我告诉李洪志,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他不听,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托人先问问看,最后消息传来——这个事情根本无法办到。后来,就连我的朋友都来问我:你大舅子没事吧,是不是脑子不正常?他懂不懂泰国的规矩?
    未能去见僧王面,李洪志非常失落,女儿李美歌就向李洪志说:“不去也罢,他也是人,修为也没有你高,爸爸,你以后比他还大,去见不见也没有关系,以后他要见你,还是很难的!”李洪志听完以后,忽然显得很高兴,眼神里显出不屑的神情,但也没有说过多的话。泰国信奉佛教的人很多,而我因为笃信佛教,很尊重僧王,我听完李美歌父女的说话后,非常不高兴,我还生气地说:你若比泰国僧王厉害,那不就有很多人要来向你跪拜?李洪志说总有一天,他会让很多人向他下跪。
    李洪志竟然异想天开想见泰国僧王,要知道僧王在泰国有至尊的宗教地位和社会地位,是国家灵魂的象征,连国王见僧王时都须下跪,更别说各级政府官员了。而李洪志偏偏要执意去见僧王,说明他还是属于真正的无知——认为自己在曼谷传授气功已小有成就,见见僧王应该不难。可惜李洪志过于高估了自己,自我哄抬身价,纯属不知天高地厚。当“想见僧王”美梦破灭后,当时还不到10岁的女儿李美歌说了几句对僧王大不敬的话,李洪志竟然“忽然显得很高兴,眼神里显出不屑的神情”。如此陶醉于小屁孩的话,李洪志哪还有半点儿羞耻之心?更过分的是,当妹夫很生气地向李洪志提出“抗议”后,李洪志居然会说总有一天,他会让很多人向他下跪。一个狂妄至极的世间小人之嘴脸,暴露无遗。
    四是狂傲
    在《妹妹口中的哥哥》中,孙先生又写道:
    李萍说李洪志这个人,平时沉默寡言,但是内心极为自负,在家里,除了她妈妈以外,兄弟姐妹都很怕他。
    又说他根本看不起原来单位的那些同事,说他们是没有思想的俗人。
    八十年代时,李洪志在长春粮油公司上班,薪资也不高,手头经常没有钱花。当时中国大陆对自行车的需求量相当大,但是有钱不一定就能买到一辆。李洪志知道妹妹李君的丈夫刘家奎在自行车厂工作,就打通关系,从自行车厂悄悄地买了十几辆自行车,然后拉到李洪志老家公主岭去贩卖。只用一天的时间,就把所有的自行车全部都卖出去,并赚取了一百多元人民币。当时在中国大陆社会是不准许这样做的,叫做“投机倒把”。李洪志也是一个特别会找机会、钻空子的聪明人。刘家奎事后还有些害怕,李洪志挖苦他说,刘家奎这种人,办不了大事,现在这社会,脸皮厚,才吃得够;脸皮薄,吃不着。
    在李洪志看来,天地之间就他李洪志一个人难耐最大,地位最高,其他人除了母亲卢淑珍和女儿李美歌,李洪志压根儿瞧不上任何一个人。一是李洪志瞧不起自己的兄弟姐妹。别看李洪志平时沉默寡言,但是内心极为自负。在家里,兄弟姐妹都很怕他,李洪志觉得自己是家里的大哥大,长兄如父,在兄弟姐妹面前乱摆谱。二是李洪志瞧不起原来单位的那些同事,说他们是没有思想的俗人。李洪志心比天大,想以他的邪教思想一统世界,他哪里瞧得上本分老实、遵纪守法的同事呢?三是李洪志瞧不起怕惹事担事的妹夫刘家奎。李洪志通过妹夫刘家奎的关系倒卖紧俏商品自行车,这在当时就是“投机倒把”的违法行为呀!可李洪志却不以为然,反而挖苦妹夫刘家奎,说他“办不了大事”,“现在这社会,脸皮厚,才吃得够;脸皮薄,吃不着”。
    孙森伦先生的回忆录《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法轮功教主妹夫的自述》,褪尽了李洪志自我贴金的“神”的光环,将一个俗不可耐、张狂无比的邪教教主惟妙惟肖地呈现在世人面前,不知李洪志看了这部回忆录后是否会脸红?

    相关内容推荐


    社会百态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