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历史解密 >

这些古人,逼格更比逼格高

2017-11-26 09:23来源:通历史网
    米芾每天饭前要洗十七八次手,但还是觉得不干净,他嫌脸盆太脏,洗手总要用银斗,安一个长柄,让仆人拿着把水倒在手上,他把这叫做水斗。洗完后两手拍着让它干,都不用毛巾擦拭。若有客人来看他,待客人走后,必要洗他坐过的坐榻。头巾帽子也要时常洗涤。如果朝靴被别人拿过,就很嫌恶;因此反复洗,以致洗破不能穿了。
    他的女儿到了出嫁年龄,米芾相中了一个书生,此人叫段拂字去尘。米芾谈起原因,说:“看他的名字,已经拂了,又去尘,多干净,做我女婿肯定没错!”
米芾
    周仁熟与米芾交好。一天,米芾说:"我得了一方砚,世间罕见,定是天地秘藏,只等着我来鉴识它。"周仁熟说:"你虽博识,可得到的东西真假各半,别吹逼了。"米芾于是打开箱子取砚,周仁熟也随之而起,拿了毛巾再三地洗手,象是要很恭敬地观赏的样子。米芾喜出望外,拿出砚来,周仁熟称赏不已,说:"真是好东西,就是不知道发墨怎么样?"于是命人取水。水还没到,周仁熟吐了口唾沫就开始研墨。米芾变了脸色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怎么先前那么恭敬后来又这么无礼呢?砚也被你弄脏了,这不能用了!我不要了!”周仁熟就把砚拿走了。
    [倪瓒]
    倪云林爱喝山泉,雇了个挑夫每日为他到附近的山上挑两担泉水。路途很远,担子又重,倪云林却不许挑夫换肩。泉水运到家里,他用挑夫挑的前桶煎茶,后桶洗脚。他的朋友看见了,觉得莫名其妙,问他原因,倪云林说之所以不让挑夫换肩,就是为了能把前后两个水桶区别开,因为后面的水被挑夫沿途中的“屁气”弄脏了,不能沏茶,只能用来洗脚。
    更有意思的是,一次倪云林的好友徐御来做客,羡慕他家环境幽静,便要留宿。开始的时候他很不情愿,但又抹不开面子,于是便答应了,可又怕好友不讲卫生,便在徐御的卧房里巡视,一夜之间,竟亲起视察三四次。等大家都睡下之后,倪云林忽然听到徐御咳嗽了一声,结果失眠了一夜。天亮之后,赶紧让仆人们进入徐御的卧房寻找痰迹,可仆人们找遍了整座房子仍旧一无所获。仆人怕挨骂,就找了一片颜色较深的叶子,倪云林捂着鼻子命仆人拿到三里地外丢掉,还命人不停地挑水洗树,弄得好友十分尴尬,灰溜溜离开了他家。
    因他太爱干净,所以少近女色。但有一次,他忽然看中了一个姓赵的歌姬,于是带回别墅留宿。但又怕她不清洁,先叫她好好洗个澡,洗毕上床,用手从头摸到脚,边摸边闻,始终觉得哪里不干净,要她再洗,洗了再摸再闻,还不放心,又洗。洗来洗去,天已亮了,只好做罢。后来他因故入狱,到吃饭的时候,却让狱卒把碗举到眉毛那样高,狱卒问他为什么,他说:“怕你的唾沫喷到饭里。”狱卒大怒,把他锁到马桶旁边,后经人求情方得释放。
    [畅纯父]
    畅纯父这人还有强迫症,与人一块儿喝酒,定要别人喝得干干净净,用毛巾擦净酒杯后再递给他,这样他就十分欢喜了;一个人饮酒时也是这样。食物也要自己来做,大概是受到倪云林的影响,喝水也只喝挑水人前面的一桶,烧火的木柴定要剁成一尺长才用,吃葱也要切成一寸长才吃。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