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民族民俗 >

东北「年俗」的背后,隐藏着一个神秘宗教的影子

2018-01-14 10:44来源:通历史网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小孩小孩你别哭,过了腊八就杀猪”,这是在东北地区家喻户晓的童谣,借小孩之口说出了人们对过年的期盼。年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东北人过年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杀年猪、打年糕、送灶神、接财神、扭秧歌、贴窗花、祭祖先、拜大年……这种具有鲜明东北特色的过年习俗同北方少数民族尤其是满族对萨满教的信仰有着很深的渊源。
杀年猪
    “萨满”为古通古斯女真语“Saman”译音,意思是“沟通天地的人”。古代人们对自然环境的影响有限,而在很大程度上人类的生存要受自然环境的支配,从而产生了对天地万物的敬畏心理。能“沟通天地”的“萨满”自然备受人们的敬重。萨满的祭祀活动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广泛影响,并逐渐形成“萨满文化”,至今在东北年俗中,我们依然能够寻觅到萨满祭祀的印迹。
 
    杀年猪最早不是给人吃的
 
    东北过年的一大特色就是有很多极具地域特色的食品,如腊八粥、灶糖、年糕、米酒等,这些美食多数是从萨满教祭祀仪式上的贡品演化而来,其中以杀年猪最具代表性。“不杀年猪,不算过年”,东北年俗中把杀年猪看成一件大事,这个习俗就是来源于萨满祭祀仪式上的献牲。萨满教祭祀以猪献牲,腊月十五后,任选一天杀年猪以祭祀天、神、祖先,年猪不得有白毛,杀前将酒浇进猪耳朵,如果耳朵动为“领牲”,如不动,需祷告,直到动了方可杀死,献牲过后,祭祀之家会请来亲友邻居共食祭肉,但不许放盐酱,吃得越干净越好,这就是“吃福肉”,“福肉”即无盐的白片肉。
 
    《春明梦录·客座偶谈》中载:“满人祭神……未明而祭,祭以全豕去皮而蒸,黎明时,客集于堂,以方桌面列炕上,客皆登炕坐,席面排糖蒜韭菜末,中置白片肉一盘,连递而上,不计盘数以食饱为度,旁有肺、肠数种,皆白煮,不下盐豉,末后有白肉末一盘,白汤一碗,即可下老米饭者。”受祭祀吃猪肉的影响,满族人逢年过节都要杀猪、吃猪肉,受满族文化的影响,杀年猪这一民俗在东北地区逐渐形成。
 
    此外,萨满教祭祀的供品中还有各式各样的黏食糕点,满族称作“饽饽”。《满洲祭神祭天典礼》中载:“至于供糕之礼,大内每岁春秋二季立杆大祭,则以打糕、搓条饽饽供献,正月以馓子供献,五月以椴叶饽饽供献,六月以苏叶饽饽供献,七月以新黍蒸淋浆糕供献,八月以新稷蒸饭用木榔头打熟,作为饺子炸油供献,余月俱以洒糕供献。”这些糕点也是东北各少数民族的日常饮食,萨满祭祀中体现了人神共享的精神内容,由此对满族以及东北地区的食俗文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二人转来源于“跳大神”
 
    旧时东北过年,当然没有今天的春晚,人们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看二人转,素有“宁可少吃三顿饭,不能不看二人转”之说。二人转形成于清末民初,在表演技巧上,“唱功”有板有调,韵味优美,富于变化,俗谓“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嗨嗨”;“做功”动作表情真实自然,讲究“演啥学啥,学啥像啥”;“舞功”有“跳、走、翻、扭、错、转、搧、抖”各种身法步法。这种表演形式其实都可以从萨满歌舞(俗称“跳大神”)中看到端倪。
 
    萨满歌舞中,男萨满必须面涂黑色,男扮女装,这与二人转演员造型相似;早期二人转手里拿的不是手绢和扇子,而是竹板和一尺三寸的木棒,这二件道具也都在萨满祭祀歌舞中有所应用;至于二人转“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嗨嗨”的唱功,更不是凭空创造,它来自东北满族单鼓音乐,而单鼓正是萨满歌舞的表演形式;二人转的舞步、腕功、两肩、腰、全身扭动等舞蹈动作均是对萨满祭祀舞蹈的传承;甚至二人转的众多唱段也从“萨满神歌”中来,比如《阴魂阵》是二人转“四梁四柱”之一,其唱词中五方五色旗将军部分五段是从辽北艺人演唱的《萨满神歌》唐神忏唐王诗中来。
 
    二人转正是在借鉴传承萨满歌舞的历史长河中逐渐形成,成为今天具有大喜大悲、大歌大舞、神秘独特、粗犷豪爽、火辣热情等东北地域文化特色的一门艺术。
 
    红灯高挂是沟通天地的“神器”
 
    东北人过年时习惯在院中高高竖起一根杆子,用来悬挂红灯笼。从除夕一直挂到正月十五,以示红灯高照,红红火火。有的人家甚至将灯笼挂到二月初二。这个杆子就是从萨满教祭祀上的索伦杆演化而来。
 
    最早的索伦杆(汉译为神杆)即森林中穿天的树木,信奉“萨满教”的满族祖先相信森林中这些直指青天的大树可以沟通天上人间,视其为“通天柱”或“神木”,他们在这些树上挂出彩布条和纸条,用来祈祷祭祀,再后来,他们锯下山中的“神木”立到自家的庭院中祭祀,“神木”又演变成了神杆,日臻成为一种祭祀中重要的器具。关于索伦杆有很多传说,一种说法为此杆是清太祖努尔哈赤挖人参时用的索拨棍,另一种说法相传当年明将李成梁要杀努尔哈赤,努尔哈赤蒙恩人相救,骑马逃跑,途中马失前蹄摔到崖下,一群乌鸦、喜鹊落在他身上将他护住,追兵以为他已摔死,便掉头走了,努尔哈赤脱险逃入山中,以挖参所得置办兵器、粮草,起兵统一了东北,后人为纪念乌鸦、喜鹊的救祖之恩,每年在腊月里竖起“索伦杆”。“索伦杆”一般为松木杆,座底有夹杆石,杆顶端安放着锡斗或木斗,斗上面插着旗别的旗号,斗内放上猪下水和五谷杂粮,让喜鹊、乌鸦等鸟类来吃,这叫神享。很快被吃光,认为是吉利的征兆。“索伦杆”上还挂着灯笼或冰灯,族人要按时焚香,祭祀祖先。
 
    此外,至今还有很多东北年俗留有萨满文化的影子。比如过年时贴在门楣、房檐上的挂笺(又叫挂钱、挂旗),粘在窗户上的窗花,即是从萨满祭祀仪式中贴在先祖牌位上的剪纸发展而来。萨满文化作为古老文明,虽然早已离我们远去,但它犹如一条地下河流淌在东北大地上,即使你不曾看到它的流淌,却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相关内容推荐


    民族民俗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