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历史朝代 > 南北朝 >

遗腹之子,逃奔北魏

2018-02-12 09:48来源:通历史网
    南梁益州刺史萧渊猷派手下将领樊文炽、萧世澄等人率兵在小剑围攻北魏的益州长史和安,胡小虎、崔珍宝率兵前去援救和安。
    樊文炽发动袭击,攻破了魏军的营栅,擒获了他们,并指使胡小虎到城下游说和安,让他早日投降。
    胡小虎远远地对和安说:“我的栅垒失守,便被贼敌俘虏了,我察看了他们的兵力,实在不足称道。希望你努力坚守,魏行台和傅梁州的援兵已经到了……”胡小虎的话还没有说完,周围的南梁兵士便用刀砍杀了他。
    北魏西南道军司淳于诞带兵援救小剑,樊文炽在龙须山上修筑栅垒防守在自己军队的退路上。淳于诞秘密招募壮士,在夜间登上龙须山,放火烧了樊文炽的栅垒,梁军见归路断绝,人人惊惧不安,淳于诞趁机发起猛攻,樊文炽大败,只身一人逃脱,萧世澄等十一个将领被俘,被斩首的兵卒数以万计。
    魏子健用萧世澄从梁朝军队手中换回了胡小虎的尸体,然后隆重安葬了他。
    当年,梁武帝萧衍纳了东昏侯萧宝卷的宠姬吴淑媛为妃,七个月后便生下了豫章王萧综,宫中很多人都怀疑萧综是萧宝卷的儿子。
    等到吴淑媛失宠而心怀怨恨之时,她便秘密地对萧综说:“你七个月就生下来了,怎么能与其他皇子相提并论呢!但你是太子的次弟,希望你能守住富贵,不要泄露出去。”说完便与萧综抱头痛哭。
    从此,萧综便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怀疑,白天他照旧言谈说笑,而到了夜间则关门闭户独处静室,披散头发,坐在草席之上,私下里在密室祭祀南齐的七庙祖先。
    萧综改换上平民的服装到曲阿去拜祭齐明帝陵,他听民间流传说,把血滴在尸骨上,如果血渗进骨头,就说明滴血者与死者为父子关系。他便偷偷挖开了萧宝卷的坟墓,并杀死一个男子来试验,结果他的血渗进了萧宝卷的尸骨,而被他杀的那个男子的血却没有渗进去,于是他便确信自己是萧宝卷的遗腹子,起了异心,一心想要伺机起事。
    萧综勇武有力,能徒手制服烈马,他又轻财好士,除了自己穿的衣服,其他财物都分给他人,经常弄得手头很紧。他多次上陈机宜,请求到边关去任职,梁武帝始终不予批准。
    萧综为了磨砺自己的意志,经常在内室布满沙子,终日光着脚在沙子上走路,练得脚底长满老茧。各王、侯、妃、主以及外人都知道了萧综的心机,但是因梁武帝性格严酷,所以谁也不敢说出来。萧综又派使者与身在北魏的萧宝夤接上了联系,把他认作叔父。
    北魏元法僧投降后,梁武帝便下令萧综都督众军,镇守彭城。北魏安丰王元延明、临淮王元彧率领两万兵马逼近彭城,双方相持很久决不出胜负来。
    梁武帝担心萧综战败被擒,便令他带兵返回。萧综害怕南归之后不能再到北边来,便秘密派人给元彧送去降书。北魏人都不相信他,元彧招募人进入萧综的军中验明真假,但谁也不敢去。
    殿中侍御史鹿悆(yu)主动请求前去,他说:“如果萧综有诚意的话,便同他订立盟约;如果他是使诡诈之计的话,您又何必可惜我这个普通人。”
    当时两军对峙,内外防守严密,鹿悆单骑抄小道而行,径直来到彭城,被萧综的军队抓住,当问他前来的目的时,鹿悆回答说:“是临淮王让我前来,和你们商议一件事情。”
    此时元略已经回到南边去了,萧综知道元彧已经派人前来之后,对成景俊等人谎称:“我时常怀疑元略图谋率城反叛,为了探明他的真假,所以派遣身边的人诈称是元略的使者,进入魏军中,叫他们派一个人前来联系。萧综他们果然派人来了,现在可以派一个人假装成元略,并声称有病而待在内室之中,再把魏国派来的人叫到门外,令人假传元略的话感谢他。”
    萧综又派遣心腹梁话去迎接鹿悆,并且秘密地把萧综欲投降北魏以及与成景俊装模作样的一番安排告诉了鹿悆。
    鹿悆在天黑时分进城,先被带去见胡龙牙,胡龙牙说:“中山王元略非常想见到您,所以派我前来叫您。”又说:“安丰王和临淮王将少兵弱,企图光复这座城市,如果可以到手呢!”
    鹿悆回答说:“事先得到了您的通知,才冒险前来,但是不能拜见您,内心实在不安。”然后便告辞而退了。
    梁朝众将领争着询问北魏兵卒和战马的数量,鹿悆夸耀着说有精兵几十万,众将领们互相说:“这是虚夸不实之言!”
    鹿悆说:“这是早晚就会得到验证的,有何不实之处呢!”于是打发鹿悆回去了。
    成景俊把鹿悆送到戏马台,他北望城堑,对鹿悆说:“我们的城池这样险固,魏国哪里能攻取呢!”
    鹿悆微笑着说:“攻守在人,与险固有什么关系。”他返回后,又与梁话重申了彼此订立的盟约。
    六月初七这天,萧综与梁话以及苗文宠夜间出发,步行着投奔了北魏军队。到了天亮之时,萧综住所的几个门紧闭不开,众人都不知道原因。
    这时,听见城外北魏军队在高声叫喊:“你们的豫章王昨天夜里已经前来投奔,现在我们的军中,你们不投降还等什么呢!”
    城中到处找不到萧综,于是军队彻底崩溃,魏人攻入彭城,乘胜追击,又攻占了几座城池,到了宿预才返回。梁朝军队被杀被俘的十有七八,只有陈庆之率领自己的军队平安返回。
    梁武帝知道这一情况后大为震惊,盛怒之下废吴淑媛为庶人,将她赐死,有关部门奏请削夺萧综的爵位和封地,并从皇族中除名,将他的儿子萧直改姓悖氏。但是不出十天,梁武帝又下诏恢复了萧综在皇族名册中的名字,封萧直为永新侯。
    当初,梁武帝还没有生下儿子的时候,抚养了弟弟萧宏的儿子萧正德为儿子。梁武帝即位之后,萧正德一心想成为东宫太子。没想到太子萧统出生之后,萧正德被还给自己父母,并被赏赐西丰侯的爵位。
    萧正德心中恨恨不平,一直藏着谋反之心,不久,他逃奔北魏,自称是被废弃的太子前来避祸。尚书左仆射萧宝夤上表朝廷说:“萧正德的伯父是皇帝,父亲是扬州刺史,而他却丢下亲人,远远地投奔到别的国家来,真是岂有此理,不如杀了他。”
    因此,北魏人对萧正德非常不客气,萧正德就杀了一个小孩子,声称是自己的孩子,要寻找埋葬的地方,北魏人没有怀疑他。第二年,他又借机从北魏逃回国,梁武帝流着眼泪教诲他,恢复了他的爵位。
    萧正德从北魏返回后,思想和行为方面没有一点悔改之意,大量招纳亡命之徒,夜间在道路上杀人越货。他被任命为轻车将军跟随萧综北伐,兵败后丢下军队私自返回。
    梁武帝对他前后的罪恶一起清算,免去了他的官职,削夺了爵位,并流放到临海,但是人还没有到临海,梁武帝又派人追上并赦免了他。
    萧综到了洛阳,拜见了北魏孝明帝,回来住在客馆之中,他为东昏侯萧宝卷举哀,服丧三年。胡太后以下的王公大臣全都到他的客馆吊唁,赏赐礼遇特别丰厚,还拜他为司空,封为高平郡公、丹杨王,并改名为萧赞。鹿悆被封为定陶县子,并任命为员外散骑常侍。
    萧综的长史江革、祖暅之都被北魏俘虏,元延明听说了他们的才名,对他们十分优厚。元延明让祖暅之撰写铭文,江革唾骂祖暅之道:“你承受国家的厚恩,却为敌虏撰写铭文,辜负了朝廷!”
    元延明知道了这一情况后,便命令江革撰写《大小寺碑》、《祭彭祖文》,江革推辞不干。元延明要对江革用杖刑,江革面色凛然道:“江革我已经活了六十岁了,今日得死实为大幸,誓死不为人执笔!”元延明知道江革不会屈服,这才作罢,每天只给江革糙米三升,仅够维持生命而已。

    相关内容推荐

    上一篇:10分钟带你理清魏晋南北朝的历史 下一篇:没有了

    南北朝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