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通历史网 > 历史朝代 > 元朝 >

成吉思汗的陵墓 有800年诡异诅咒之谜

2017-10-01 15:36来源:通历史网
    对于成吉思汗墓地的具体位置,多年来大致有四种说法:1是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境内;2是位于宁夏境内的六盘山;3是位于新疆北部阿勒 泰山;4是位于蒙古国境内的肯特山南、克鲁伦河以北的地方。5成吉思汗的陵墓位于张家口。700多年来,一直没有找到成吉思汗陵的主要原因是元朝皇家实行 的是密葬制度,即帝王陵墓的埋葬地点不立标志、不公布、不记录在案。
成吉思汗
    相传近800年来一直保护成吉思汗墓陵暗藏一个神秘的诅咒,考古探险队发现,墓陵的地点由一条2英里长的墙壁保护着,之前似乎有盗挖迹象,墙内一侧出现了两具身首异处的尸骨,很有可能就是当时盗挖墓穴的人,但是丝印不明,难道真是诅咒灵验?
 
    一个美国的历史与地理考古队于2002年6月获得外蒙古政府的许可,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以北200英里的地方,挖掘他们认为可能是成吉思汗的墓陵地点。 然而,这个由芝加哥大学历史学者伍兹以及黄金交易商克拉维兹共同组成的考古队,在遭遇一连串不幸事件后,突然决定放弃挖掘行动。
 
    考古探 险队发现,墓陵的地点由一条2英里长的墙壁保护着,之前似乎有盗挖迹象,墙内一侧出现了两具身首异处的尸骨,很有可能就是当时盗挖墓穴的人,但是丝印不 明,难道真是诅咒灵验?正当考古队员迷惑不解的时候,墙壁中忽然涌出许多毒蛇,一些考古队的工作人员被蛇咬伤。另外,他们停放在山边的车辆无缘无故地从山 坡上滑落。
 
    之后,一位前外蒙古总理指责考古队的挖掘行动,惊扰了蒙古人的祖先,亵渎了他们圣洁 的安息地点。考古队遭到这一连串打击后,决定立即停止挖掘行动。据说, 成吉思汗在1227年去世之前,曾下令不许任何人知道他的墓陵在何处。有一传说认为,有上千名士兵在墓陵完工后遭到灭口,以防止他们将墓陵地点泄露;另有 800名士兵在返回蒙古时被屠杀,随后数千匹马被驱赶,将墓地的痕迹完全踏平。
 
    成吉思汗,本名铁木真,是中国历史上极具传奇色彩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他先后统一蒙古各个部落,形成了当时最强大的军事集团。从被部落抛弃的弃儿,成长为 一代草原霸主,他经历了多少坎坷?在统一草原的征途上,手足、玩伴、义父,他都除之而后快,亡者的鲜血引领着一个强大帝国的崛起。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是 嗜血成性的暴君还是伟大时代的开创者?
 
    少年果断狠辣射杀兄弟
 
    在蒙古高原的众多部落中,“蒙古”部落是一个弱小、落后 的部落。成吉思汗就出生在这个部落的一个贵族家庭中,本名叫铁木真。虽然出身算得上是贵族,可身世却十分凄凉。铁木真十岁的时候,父亲也速该就被敌对的塔 塔儿部落下毒害死了。也速该有两个老婆和六子一女。铁木真的妈妈膝下有四子一女,铁木真是长子。也速该的另一个老婆有两个儿子,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
 
    也速该一死,他留下的女人和孩子马上就被部落中的贵族抛弃了,原来属于他们的部众,大部分也被夺走了。他们只得在草原上流落勉强度日。按照常理,同病相 怜的一家人更应该相互扶持,没想到,铁木真同父异母的兄弟别克帖儿因为抢了铁木真的一条鱼和一只云雀,竟被铁木真拔箭射死了。让后人匪夷所思的是,为了这 么点猎物,铁木真有必要把别克帖儿置之死地吗?
 
    最合逻辑的说法是,按照蒙古的习俗,在家长死了而儿女们都还年幼的情况下,是由这一家的 长妻,也就是最早娶进来的妻子来代理主持这个家庭。别克帖儿的母亲可能是也速该先娶进门的老婆,而铁木真的母亲可能先生了孩子,但却是后娶进门的。在这种 情况下,这个被亲属驱逐的流亡小部落,应该由别克帖儿的母亲当家。
 
    为了强化自己的势力,铁木真解决掉别克帖儿,就消解了本属于别克帖儿 母亲的家族控制权。无论杀别克帖儿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可以肯定的是,小小年纪的铁木真已经显示出了超越他年龄的果断和狠辣。虽然他的羽翼还未丰满,他和他 的部众们还过着漂泊无依的生活,但他对命运的不甘和征服的野心已经蓬勃欲出。
 
    青年初成大业赐死挚友
 
    铁木真明白要图谋大业,就必须积聚起自己的力量,他想到了自己童年时结交的挚友扎木合。他们两人从小就玩在一块儿,练习剑法、武艺,两人曾经起誓,结为安答。按照蒙古的习俗,安答是部落贵族首领之间一种互相承诺的义兄弟关系,两个人的感情很不错。
 
    在铁木真被部落抛弃的时候,扎木合已经成长为一个强大部落的首领了。但扎木合为人很不错,他没有因为铁木真家遭遇的变故而背弃誓言。有一次,铁木真的妻 子被蔑儿乞部落抢去了,铁木真向安答扎木合求助,扎木合爽快地挺身而出,他们一同出兵攻打蔑儿乞部落,夺回了铁木真的妻子。经此一役,两人算是结为联盟 了。
 
    在那弱肉强食的时代,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他们同心同德的关系并没有维持多久。与铁木真联合出兵攻打蔑儿乞部落一年半 以后,扎木合发现安答铁木真的势力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一点点壮大起来。看到自己部落里的人对铁木真越来越好,扎木合心有不快,担心他来抢自己的位子。
 
    终于有一天,他对铁木真说,“挨着山放马,有好日子过;挨着溪流牧羊,有好日子过。”铁木真听了,明白札木合是想要和他各走各路了。当天晚上,等到入夜 以后,铁木真就离开了扎木合的营地。等到天亮的时候,铁木真大吃一惊。不但自己小队部众没有离开他,还有很多扎木合的部众,也一声不响地跟随着他。
 
    从此,一对挚友就分道扬镳了。虽说是分道而行,但两人算是“和平分手”,相安无事。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让他们结下了梁子,兄弟反目,打了个你死我 活。有一次,铁木真的家臣在营地里放马,扎木合的弟弟看马不错,就抢了铁木真的马。在蒙古草原上,抢马是很严重的事,规定要偷一罚九。但扎木合的弟弟仗着 哥哥的势力,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没想到铁木真的家臣也是个厉害的角色,追上扎木合的弟弟,二话没说就把他杀了。
 
    这下扎木合真火了。蒙 古历史上有名的十三翼之战爆发了。这是铁木真第一次独自面对强敌。打蔑儿乞部落的时候,还有扎木合帮着他,现在盟友却成了劲敌。扎木合联合泰赤乌等十三部 共三万人,进攻铁木真。铁木真也不甘示弱,联合了其他一些部落,集结部众三万人。双方都组成十三支分队,相互交战,所以称为“十三翼之战”。
 
    一场恶战下来,铁木真自觉稍处弱势,主动撤退了。扎木合没追上铁木真部队的主力军,倒是俘虏了第十三分队。于是他支了七十口大铁锅,把抓来的铁木真的战 士全给活活煮死了。从这里看,扎木合也真是不好惹。待铁木真好的时候,那是情同手足,两肋插刀。翻起脸来,却也是六亲不认。
 
    从这件事情上看,扎木合有很狭隘的一面,他有很强的泄私愤的报复心理。这也直接导致了他最终难成大业。之后他先后投靠克烈部落、乃蛮部落。但面对铁木真 的强势崛起,扎木合终是一败再败,最终在铁木真攻破乃蛮部落的时候被抓住了。对于怎么处置扎木合,铁木真很犹豫,毕竟扎木合在他危难的时候向他伸出过援 手。到了这步,扎木合表现出了末路英雄的气概。他请求铁木真赐他“不出血死”,这是蒙古处死贵族的一种方法,可以保持血和身体不分离,被看成是对贵族的一 种优待。于是铁木真就遵从他的意愿,对他实行了“不出血死”。
 
    壮年冷对义父除之后快
 
    王汗是蒙古草原上强大的克烈部落的首领。在王汗家族内部发生权力之争的时候,铁木真的爸爸也速该曾出手相助,两人因此结为安答。所以当铁木真的部族势力还很单薄的时候,他就想到要去求取义父王汗的帮助。当时为了去见王汗,他带着妻子陪嫁的黑色貂皮袄去认这个义父。
 
    铁木真见了王汗,对他说:“你是我父亲的安答,你就跟我父亲一般。”王汗也很重旧情,答应他说:“离了你的百姓,我替你收拾;走散了的百姓,我与你聚集。我一定记得这件事。”他真的是做到了。之后铁木真攻打蔑儿乞部落的时候,他也和扎木合一样,出兵支援了铁木真。
 
    可是好景不长,这两人也起了矛盾。继扎木合之后,王汗也对铁木真起了防范之心。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铁木真还是很想和王汗保持良好的关系,只可惜王汗始终对他有戒心。铁木真为了向王汗示好,提出想为自己的儿子求娶王汗的女儿来结个亲家,这样两族就会更亲近了。
 
    可在当时,铁木真的部落虽然在壮大,但和王汗的克烈部落的强盛相比,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但他的提亲却遭到了王汗儿子的羞辱。这样一来,两部的关系就僵 了。克烈部落甚至想着借由换亲这件事,诱骗铁木真到他们的营地上杀掉。铁木真没想到这是陷阱,兴冲冲的去商谈换亲的事,半路上继父蒙力克提醒铁木真,当心 对方不怀好意。铁木真听后就带人返回了部落。
 
    王汗那边等不到铁木真,知道计划泄露了。干脆一不 做二不休,立即发兵去突袭。铁木措手不及仓促应战,被王汗的军队打败,一路退到班朱尼河旁边。退到河边时只剩十九个人,大家都又渴又饿,幸好射得一匹野 马。这十九个人就以野马充饥,渴了就喝河里的浑水。这时铁木真指天发誓,说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定下盟约,永远不互相背叛。这十九个人后来便成了铁木真的一支 至死不渝的、最忠诚的骑士团。他们之间没有互相背叛过,比安答的关系还要亲。
 
    经此一役,铁木真对王汗死了心。他一直退到了贝加尔湖,这年的秋天,他的军事实力慢慢恢复了。这个时候王汗反倒是麻痹大意了,他搭起金色的帐篷,尽情地 庆祝胜利。铁木真来了一次突袭,王汗丝毫没有防备,仓皇撤退。铁木真的部队跟克烈部落的人马在一个山头鏖战三天三夜,获胜后才发现王汗早已经逃跑了。
 
    王汗逃跑到西面的乃蛮部落,在乃蛮的边境,他被乃蛮的士兵抓到了,没有人能想象,强大的克烈部落的首领会落魄到这样,所以没人相信王汗说的话,抓起来就 把他杀掉了,于是草原上最强大的旧式部落之一,就这样灭亡了。后来铁木真又战胜了草原上最后一个强大的部落--乃蛮部落。放眼草原,敌人不再有了,联盟也 不再有了,一切都在他的统一之下。这片永远在征战、掠夺、杀戮的土地,直到铁木真的出现,才镇住了这片动荡不安的大地,从这点来说,成吉思汗不能算是暴 君,而是一个混战中最后的胜利者。
 
    诗碑传奇!唐武宗千年“诅咒”竟吓退日本天皇
 
    诅咒有很多种方式,主要有:巫蛊,召邪。召邪主要是通过一定的仪式召唤含有怨气的孤魂野鬼,使用他们的怨气得到力量,并加以利用,以达到自己的愿望。诅咒,世上是否真实的存在?
 
    日寇密谋夺碑
 
    1937年12月,日军攻陷南京。消息传到苏州后,当时盘踞在那里的侵华头目松井石根欣喜若狂,他亲率百余护卫策马狂奔到寒山寺,在《枫桥夜泊》诗碑前合影。这块诗碑是由清代著名学者俞樾手书的。
 
    松井石根知道日本天皇裕仁喜欢《枫桥夜泊》一诗,便将这张照片寄给了裕仁。裕仁接到照片后大喜,表示想一睹寒山寺诗碑的真容。于是,日军参谋次长多田骏 出了一个馊主意,让裕仁下诏书给松井大将,把《枫桥夜泊》诗碑从苏州运往日本。松井石根接到敕电后,想到诗碑在苏州乃至华夏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不能强行掠 碑,于是他召见了日本大阪朝日新闻社随军记者长谷川信彦,商议如何“巧取”诗碑。
 
    经过一番密谋,诡计出笼。他们在《苏州新报》发表一条 消息,以大阪朝日新闻社举办东亚建设博览会的名义,要将寒山寺碑运至大阪陈列。随后,松井石根命部下特高课课长小丘策划了一个“天衣行动”,组织精干特工 乔装成海盗,随时待命;另派干练特工在日本本土博览会结束时对《枫桥夜泊》诗碑进行掉包,用假碑换下真碑。待运碑船启程返回途中,待命的“海盗”特工迅速 采取手段,使运碑船和假碑同沉汪洋,而真碑则被留在日本。
 
    法师刻碑瞒敌
 
    刊登在《苏州新报》上的有关诗碑的报道,寒山寺住持静如法师也看到了。这位爱国法师立即请苏州石刻大师钱荣初到寺。静如向钱荣初奉上20根金条,请其刻一假碑,以瞒日寇。钱荣初一听当即答应,且不收一文。
 
    钱荣初仅用两天时间就将《枫桥夜泊》诗碑仿刻成功。岂料,就在钱荣初仿刻诗碑时,却被大汉奸梁鸿志的远房表弟、特务头目朱君仁盯上了。原来,梁鸿志为向日皇邀宠,怕诗碑被人掉包,便派朱君仁密切监视寒山寺。在静如和钱荣初运仿碑进寒山寺时,将其截住。
 
    梁鸿志得到消息后,派人将仿碑运到南京,并写信向松井石根献媚,建议日军悄悄将苏州寒山寺内的《枫桥夜泊》诗碑用商船运往日本,与此同时,将钱荣初刻制的仿碑当作真碑在南京总统府内展出。
 
    然而,松井石根认为,这是梁鸿志和他在天皇面前争宠,当即否决了梁鸿志移花接木运碑之计,而命令小丘提前执行“天衣行动”。
 
    然而,就在“天衣行动”启动的前一天,一桩诡异的命案发生了,松井立即下令停止行动。
 
    石刻大师殒命
 
    1939年3月20日早晨,一批到寒山寺进早香的香客,在山门外发现了一具尸体。这个消息传遍了姑苏古城。很快,尸体身份确定了,居然是钱荣初。松井石 根听到消息后,立即命令日本宪兵队将尸体运回,并让法医对死者进行验尸。法医发现死者上衣口袋内有张纸条,就转交给松井石根。
 
    松井石根 打开纸条一看,顿时面如土色,原来这张纸条用鲜血赫然写着:“刻碑、亵碑者死!吾忘祖训,合(活该)遭横事!”这分明是个诅咒呀,看那意思,无论是谁,无 论有何原因,只要敢打诗碑的主意,就不会善终。想到这里,松井石根惊出一身冷汗。但是在内心里,松井石根还是很疑惑,这个诅咒是真是假呢?
 
    松井石根立即放下军务,一头扎进故纸堆,查阅有关《枫桥夜泊》诗碑的历史记载。随着他对《枫桥夜泊》诗碑研究的不断深入,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原来,据野史记载,关于诗碑诅咒的传说确实存在,而且,这个诅咒竟然是中国唐朝皇帝唐武宗发出的。
 
    一个千年传说
 
    传说,唐武宗酷爱张继的那首《枫桥夜泊》诗,迷信长生的他在死前一个月,敕命京城第一石匠吕天方精心刻制了一块《枫桥夜泊》诗碑,当时还说自己升天之 日,要将此石碑一同带走。并且,唐武宗临终颁布遗旨:《枫桥夜泊》诗碑只有朕可勒石赏析,后人不可与朕齐福,若有乱臣贼子擅刻诗碑,必遭天谴,万劫不复!
 
    虽然这只是传说,但也并非仅仅是空穴来风。经查证,《枫桥夜泊》诗碑民间(相对于帝王之家而言)始刻于北宋,作者为翰林院大学士郇国公王珪。王珪自刻碑 后,家中连遭变故,王珪本人也暴亡。第二块《枫桥夜泊》诗碑的作者是明朝书画家文徵明,诗碑“玉成”不久,文徵明亦身染重疾,含恨辞世。清代大学者俞樾是 第三块《枫桥夜泊》诗碑的作者,当时的江苏巡抚陈龙重修寒山寺时,请俞樾手书了这块石碑。俞樾作书后数十天,便倏然长逝了……
 
    夺碑计划中止
 
    时空再回到1939年的苏州。钱荣初的暴毙和相关历史资料让松井石根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此碑真的是烙上了千年的诅咒,只配帝王把玩和拥有。日本天皇虽也是一朝天子,但他是异国之君,万一也难以跳出唐武宗诅咒的怪圈,那该如何是好呢?
 
    松井石根越想越怕,他怕盗夺诗碑的行动会“妨主妨己”,遂将“悟”出的道理电呈裕仁天皇。裕仁经反复权衡,准奏。
 
    于是,松井石根彻底放弃了这个计划。
 
    谄媚的赝品石碑
 
    如今,不仅苏州有《枫桥夜泊》诗碑,在南京的总统府内也有一块。记者探访了这块让人诚惶诚恐又充满神秘的石碑。石碑比人还高,汉白玉质,放在总统府煦园东长廊南端小亭内,碑的正面、背面以及其中一个侧面都有字。记者注意到,碑文的落款是:俞樾。
 
    总统府的这块碑,曾经引发了寒山寺和总统府《枫桥夜泊》诗碑谁真谁假的争论,一时间吵得沸沸扬扬。总统府陈列研究部的陈宁骏揭秘说,上世纪80年代初, 在一次较大规模的整修中,在西花园桐音馆东南假山附近发现了这块诗碑,为了保护它,就把它迁到了长廊里。在迁移中,他们发现碑座上刻有七排文字:“大日本 帝国陆军省海军省后援,大阪朝日新闻社主催大东亚博览会,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出品,寒山寺诗碑于大阪朝日新闻社……日本石材工作,株式会社谨制”。这说明, 总统府的这块诗碑是寒山寺的复制品。
 
    根据之前掌握的资料,这块碑应该就如前文所说,1937年12月,日寇占领长江下游及当时中国首都 南京,其头目松井石根在寒山寺与石碑合影后,日本侵略者将喜爱至极变成了丧心病狂的疯狂掠夺,想把这块诗碑运回本国、据为己有。为了保护这块石碑,苏州钱 荣初老人连夜刻碑,传出以赝碑迷惑日寇的动人传奇。但是操作途中,汉奸将仿碑截住,用专车运到了南京,密藏在总统府内。但是陈宁骏却说,还有一种说法是, 煦园内的这块石碑是1939年3月,维新政府在成立一周年之际,为了博得日本主子的欢心,按原碑大小字样,重新制作的。在当时,这块碑是汉奸们奴颜媚笑、 迎合奉承的道具。
 
    揭秘:中国哪个朝代一战就打掉日本千年野心?
 
    朝鲜半岛在公元1世纪左右进入三国时代,分成高句丽(又称高丽)、新罗、百济三个国家。公元6世纪时,和中国接壤的高句丽因为中国隋唐王朝的入侵,为抗衡中国,高句丽便与突厥、百济、以及与百济关系密切的日本结成同盟,而中国则与受到高句丽、百济威胁的新罗国结盟。
 
    公元660年(唐显庆五年)3月,百济国在高句丽国支持下,大举入侵新罗国,新罗军接连败北,新罗武烈王向中国求救。唐高宗命左武卫大将军苏定方为统帅,率13万唐军东渡讨伐百济。7月,百济军大败,百济王及百官被俘往长安,百济王朝崩溃。
 
    公元661年,百济僧人道琛联络百济遗臣密谋复国,两次派使者前往日本乞援,并请求放还在日本做人质的百济王子丰璋。662年春,日本天智天皇命阿昙比 罗夫率170艘战船,护送百济王子回国。百济王子归国后,被扶位百济王,组织百济遗民对抗唐军,其间,日本企图在朝鲜半岛扶持亲日政权,向百济政权提供了 大量援助。
 
    但好景不长,公元663年,刚刚拼凑起来的百济朝廷,因为内部权利划分不均而发生内讧,因百济王子要求,日本派重兵入朝,白江口海战就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
 
    当日本出兵支援百济的消息传到中国后,唐高宗当即派右威卫大将军孙仁师率军增援和百济作战的刘仁轨、刘仁愿军。9月,唐军会合,刘仁轨决定先攻取“群凶 所聚”的百济军巢穴周留城,认为“若克周留,诸城自下”。于是唐军分为二路:孙仁师、刘仁愿、及新罗将领金法敏率军从陆路前往周留城;刘仁轨则与部将杜 爽,及百济降将扶余隆率战船护送粮船,由熊津沿白江(今韩国锦江)而下,从水陆前往周留城,以便水陆同举,攻打周留。
 
    27日,日本支援百济的水军先头船只在白江口遭遇刘仁轨军,双方进行交战,日军不利而退。28日,日军将领和百济国王会商,认为日军有战船400余艘, 唐军仅百余艘,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实力,盲目的认为“我等争先,彼应自退”,于是,未加整顿部署,便“率日本乱伍中军之卒,进打大唐坚阵之军”,双方展开了 激烈海战,唐军“左右夹船绕战”,打乱了日军阵形,致使日军“赴水溺死者众,舻舳不得回旋”,最终,日军战船全部被焚毁,一时间“海水尽赤”,数万日军或 溺死、或被唐军捕获。
 
    在白江口失败的打击下,百济王逃往高句丽,余部全部归降,百济国彻底灭亡。
 
    白江口海战的胜利,彻底粉碎了日本侵入朝鲜半岛的野心,日本天智天皇深恐唐军进攻本土,自公元664年开始,在国内耗费巨资,修筑了4道防线,此后日本调整对外政策,向唐朝臣服,开始以中国为师,谋求自强。

    相关内容推荐


    元朝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